精品言情小說 妖魔哪裏走-596.紅蓮無生老母相伴

妖魔哪裏走
小說推薦妖魔哪裏走妖魔哪里走
诸多嘴唇干瘪、脸色阴沉的老妇人围在他四周冲他连连嘟囔,尽管王七麟自诩胆大,可猛的看到这一幕还是有点遭不住!
很惨的是,看着这些老妇人殷红的面颊他还意识到了自己犯下的一个错!
其实他应该立马发现异常的——
村子里的人是活人,可是他们脸上的红润却是假的,他看到的人脸色都很红润,这本身便是个问题!
不过即使他知道这问题也没什么用,村里人没有害过他,这样他们仅仅是在脸上涂了红妆又有什么问题?
总不能因为男人化红妆就砍人吧?
但他现在可以砍人了!
屋子里这些老人全是一个样子,与先前在他窗外仰脸的老人、与他在山洞洞顶看到的那张老脸都是一个样子!
这就是红莲无生老母!
王七麟厉喝一声,双手猛捏剑诀驾驭六部天龙在窗户之外奋力劈砍突刺!
屋子里这些老妇人不必管,这些东西与先前窗外被他砍成两截的东西一样,压根不是红莲无生老母的本体!
红莲无生老母本体一定在外面,刚才向着窗户吹气的就是它!
它往窗户吹气也不是看王七麟长得帅就挑逗他,而是在吹气御使屋子里这些黄表纸去施展什么邪术,实际上王七麟看到的老妇人就是一张张黄表纸!
再仔细去想,他刚才脸上被一张黄表纸糊住的时候感觉到全身被拽住了,好像是进入了一片沼泽中似的,又被挤压又被拖拽又被蹂躏,实际上正是这些老妇人所为!
他不知道红莲无生老母具体在那里,但它既然在从窗口往里吐气,一定是正对着窗口的,于是王七麟御使六剑一个劲往外劈刺。
果然!
六剑劈出后发出轰鸣声,夜空中响起一声愤怒怨毒的咆哮,接着屋子里诸多老妇人便燃烧起来!
王七麟一拍窗口纵身飞出,飞身直接掠上了前面一座屋子的屋顶。
他傲立屋顶反握妖刀护在胸口厉声道:“红莲无生老母!你是何方妖孽?竟然敢在本官面前装神弄鬼!快快出来认罪伏诛,否则本官毁你道场!砸你法身!灭你修为!”
这一番话他是满怀正气吼出,张开嘴后有真气往外喷涌,吹的浓厚雾气不住翻滚。
而随着他开口说话,昏暗的夜空忽然一片暗红,就像是夜幕将临的时候满天都覆盖着火烧云一样。
邪魅,妖异,诡谲!
王七麟抬头极目远眺,雾气很浓,可他还是大概看清了头顶情况。
压根没有天空,也没有太阳,四周山上更没有耕田和果林,先前所谓白天时候他所看到的一切都是虚假的!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他之前看到的都是幻象,如今大蟒神出现,幻象破灭!
他此时还是在一座广阔浩瀚的山洞中,洞穴四周之所以一片暗红,是因为四周的山石就跟他来时在暗河岸上看到那些东西一样,它们本身是暗红色的,而且还能往外散发热量。
在他脚下便是百姓庄,村庄寂寥无声到死寂,一座座低矮的房屋就像是坟茔!
他站在屋顶上扫视四周,还真感觉自己之前分析《桃花源记》时候说的没错。
这里的低矮小屋排列虽然混乱可是却建设规格一样,压根不是寻常山里房屋,反而很像是大墓地中的一个个墓穴。
雾气缥缈中,一尊庞大的身影出现在了洞顶!
因为浓郁雾气所遮蔽,他看不清这身影具体样貌,只听到有威严沉重的声音自四面八方汇聚而来:
“下方何人在此喧哗?是哪家子弟敢在本尊面前大放厥词?”
王七麟厉声道:“本尊?我呸!本官乃是人皇治下清官能臣!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纵横天地之间,只求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本官为官一方,庇佑百姓一方!尔等妖魔鬼怪竟敢在本官面前放肆,这才是大放厥词!”
“红莲无生老娘们,你给本官听好了,本官身负人皇重托!秉持天地之道,决不允许你在这里为非作歹!”
“但苍天有好生之道,本官不想以势压人,更不想肆意出手毁你修为,所以现在给你一条活路,你只要投降,本官饶你一命,本官刀下不杀降卒!”
这一番话吼出后,雾气激荡的厉害,连带着红莲无生老母庞大威武的法身也跟着摇曳起来。
看样子它是被气炸了,也可能是气懵了,竟然一时之间没有再说话,只是身体一个劲的摇曳抖动。
气到发抖!
王七麟见此双手握刀往前一扫,厉声道:“红莲无生老娘们!你战又不战,降又不降,究竟要如何?”
“上天有好生之德,本官已经给你投降的机会了,你莫要身在福中不知福!如果你执意要战,那本官一定会将你杀到修为尽失、道法尽毁、法身尽碎、法相尽崩……”
“你到底是谁家弟子?你到底知不知道本尊是谁?”红莲无生老母忍不住说道,“本尊自九霄之上而入人间,行走人间九万万里,见过生灵九万万名,像你这么能吹的还是第一次碰上!”
王七麟勃然大怒,指着她厉声道:“嚣张!本官管你是谁,你既然在我人世间,就得受我人皇管!”
“你……”
“本尊乃是无极净土之主,天地未分之前第一古佛,亦是神佛之母、世人之母!”红莲无生老母威严的说道,“本尊谅你无知,所以……”
“你是神佛之母?”王七麟毫不留情的打断它的话。
雄浑的声音从四面八方卷来:“不错,竖子无知,本尊便与你细细告知天地之道!”
“天地未分,自有真气,又有转轮之力驱动真气而为炁,无中生有!有为清浊,清气为天浊气为敌,此为天地大道之阴阳二气!”
“阴阳二气汇聚为金光,化现为我无极天真古佛、无生老母!”
“老母我本是无极净土中的至高之神,亦为世人之母。如今看世间多苦难方降下法身以救世人,使之超脱六道避免沉沦其中,使之悟本性得以脱离情欲苦海,得入真空家乡、无极净土,得受天国胜景!”
这股声音庄重威严,当真是陵厉雄健而浩气凛然,王七麟听后只感觉耳膜嗡嗡震动,一番话听下来竟然有如当头棒喝,只感觉红莲无生老母高屋建瓴、威仪孔时。
他脚下的八喵那边更不堪,这厮已经四肢微微颤抖,随时做好下跪准备了。
而它之所以能保持站立姿势,全靠听雷神剑搀扶,它现在抱着听雷神剑就跟铁拐李拄着拐一样,没有这玩意儿它早开始磕头了。
红莲无生老母绝对是操纵人心的高手,它的声音继续威严响起:
“本尊遣三世佛救济世人,遣古佛助世人脱离苦海,然世人愚钝呆傻,被六道虚花景象所迷,被欲念遮眼,遗失本性,沉沦苦海,诸佛无可奈何,故而本尊亲自降世救世!”
“善男子你当知,世人需敬我信我、跪我拜我、尊我亲我,以此脱离苦海,回自在天,得大正道!”
“善男子你反思,先前你竟敢诋辱我污蔑我辱骂我,真乃僭妄之极,本无罪可恕、不可轻饶!”
“然本尊有大慈悲心,世人皆是我亲子女,善男子你亦如此,所以今日你若痛改前非、悔改所为,本尊亦能宽恕你!”
“善男子,你当如何说?”
王七麟深吸一口气喊道:“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无级者
雾气尽头那庞大的身影颤抖的更厉害了。
王七麟问道:“你说你是最早的唯一,孕育世人、孕育诸佛?所以是世人之母、诸佛之母?”
“自然!”
王七麟又问:“那你为什么不能是世人之父、诸佛之父?反正你是靠自己孕育出来的世人与诸佛!”
红莲无生老母声音如闷雷滚来:“本尊乃九霄之上无极净土中的至高之神,是世人之母,亦是世人之父!是诸佛之母,亦是诸佛之父!”
“那你也是如来佛祖之父吗?”
“自然!”红莲无生老母傲然说道。
王七麟笑了起来,说道:“你也就敢在个山洞里头瞎比比,有种你去找一座寺庙去佛祖金身面前说出这话,你要是真这样那你还真是个爷们,那样我就认你干爹!”
红莲无生老母傲然道:“本尊自然敢!善男子,你且看你面前是什么?”
王七麟瞪眼往前看,说道:“是雾气。”
红莲无生老母没有声音了。
这时候王七麟恍然:“噢,你这贼婆娘,你刚才又冲我施展幻术了是不是?你是不是幻化了一座寺庙和佛祖金身出来?”
红莲无生老母冰冷而生硬的说道:“原来汝非善男子,而是一名妖人,不得我法旨、不得我救助!汝之一生,不得脱离苦海!”
王七麟肃然说道:“好,红莲无生老母、啊不,红莲无生老父,那我指天问一句,你真敢自称是佛祖之父?若是真敢,那我当场就认作你干爹!”
威严的声音再度滚滚而来:“当然敢!本尊正是他的母、他的父,也是汝善男子之……”
“干儿子!”王七麟接话道。
他又解释了一下:“刚才我说,‘你真敢自称是佛祖之父那我当场就认作你干爹’,结果你是个纯爷们,真自称是佛祖之父了,那我得言而有信、一言九鼎,这样我就只好当场认作是你的干爹了,干儿子,叫声干爹听听……”
“本尊一定要杀了你!”
一声撕心裂肺的咆哮声,雾气中猛的有庞大无匹如大宅子般的手掌劈落。
王七麟御剑狂飞,吼道:“那就开杀!本官等的就是这个机会!”
“全给我上!”
不远处河边的道法船上响起‘嗖嗖嗖’的声音,先是几十支利箭如同飞天蝗群般冲霄而起,后面追着一个矫健身影,又有火龙、朱雀从左右劈风追逐……
接到他的命令,观风卫展开群攻。
出手全是杀招,毫不留情!
浓白雾气被真气吹卷的荡漾,红莲无生老母顿时一声怒吼:“大胆!”
“不是大胆,是铁胆!”王七麟御剑轰击雾气后恍惚的神像。
他才不怕这所谓的无上至高神,从他先前回到卧室开始,这东西就在攻击他了。
可是却拿他没办法!
蔡康永的说话之道
甚至还跟他打嘴炮!
这不搞笑了吗?堂堂神灵竟然跟个呆逼一样去与对手打嘴炮?
既然有人说最毒的话来侮辱自己,那直接上手让对方去挨最毒的打不就得了?
雾气翻涌中,红莲无生老母那庞大的身影便摇曳缥缈起来,它并没有出手还击,而是从四面八方开始念经。
也不知道它用的是什么语言来念经,王七麟一句没有听懂,只听见一股嗡嗡声音自四面八方。
这声音能乱人心神,与他之前听到的可不一样,他听进去几声后顿时感觉心头生出一股茫然之感,一时之间竟然有些浑浑噩噩。
还好他有九字真言!
手捏金刚萨埵心咒,手掐不动明王印,降三世三昧耶会——
临字真言!
真言施展,身心稳定,泰山崩而面不动容,道心不疑不惑,意志稳固如山!
王七麟从迷惑中拔出,他抬头一看,情况不太好,飞起的辰微月正在下落。
徐大和徐小大俩兄弟没有修为,直接跪下了。
八喵看着他们俩跪,它也有些蠢蠢欲动——喵爷不甘人后!
吞口也是怂,它还没有被迷惑住,见徐大和徐小大下跪他跟着跪。
王七麟厉声道:“吞口,压制它的靡靡之音!”
吞口慌张站起来仰头大叫:“汪汪汪!”
九六也叫了起来:“六六六、六六六!”
但反击没那么容易。
红莲无生老母的诵经声从四面八方而来,响彻了这洞穴,回音如潮!
潮水翻滚,它的诵经声化作海浪。
吞口和九六的咆哮声像是大海中一叶扁舟,随时要倾覆!
见此王七麟大急,顿时气沉丹田发声于嗓音,以洪亮嗓音诵读《金刚萨埵心咒》!
同时他甩手将风水鱼给扔了出去。
风水鱼在雾气中摇晃着往他身后跑,八喵跳起来给了它一脚,让它坐了个土火箭——
它飞天而起!
见此风水鱼知道自己避不过去了,只好冲着红莲无生老母的虚像吐出水去。
大河之水天上来!
谢蛤蟆和沉一也以道佛两家经咒对抗,一时之间山洞里头全是各家诵经声。
辰微月、白猿公等摇了摇头,他们清醒过来再度施展神通对虚像进行猛攻。
红莲无生老母的身躯横坐了起来,它威严的说道:“汝等妖孽竟敢在本尊道场肆虐,本尊忍尔让尔,尔等可是以为本尊的退让为胆怯?”
“好,妖孽们,本尊让尔等见识我无上大道之威!”
“善男子、善女子,超脱苦海,汝等当奉本尊为神灵!”
随着它声音落下,吱吱喳喳的诵经声接着响起。
声音依然是从四面八方传来,这次却不是从空中漂来,而是在地上响起。
王七麟环首四顾,一座座屋子里走出来男女老少,从老叟到小儿,他们走出家门后便跪地磕头诵经。
雪白的雾气中红光闪耀,一尊巨大的神像逐渐清晰。
王七麟屡次见到的老脸出现,但不像洞顶石雕那般死气沉沉,也不是屋子里那样阴冷怨毒,而是宝相庄严,有赫斯之威。
红色的神像露出真容,它坐下是一座庞大的莲座,莲座恍若是红玉雕琢,通体透彻。
又恍若是烈火浇筑,那一片片莲叶摇荡,形如火焰翻滚。
神像法身起初有三丈多高,随着百姓们诵经,这法相越来越大,很快超过五丈、六丈,越发显得威风赫赫。
王七麟仰头看着这法相,心里再次生出压抑畏惧之心。
更让人震惊的是,雾气化作云雾,它法相两侧和身后的云雾里出现了佛陀罗汉、菩萨揭谛。
其中在它身后的一尊大佛法相最是威严,它的身躯之高大仅次于红莲无生老母,一具身躯一颗头颅但却有三张脸。
沉一见此大惊,叫道:“三世佛?!”
三世佛亦为三宝佛,为过去佛燃灯佛,当下佛释迦牟尼佛,未来佛弥勒佛!
此乃大乘佛教最尊崇之三方佛,而即使这样三位佛竟然也甘心藏于红莲无生老母之后,他们三位还是在后面低头弯腰做顶礼膜拜之姿,实在是让人看后难以生出逆反之心。
王七麟注意到沉一这货就像是要反水了。
他冲谢蛤蟆喝道:“道爷,怎么回事?”
谢蛤蟆沉声道:“无量天尊,莫慌,看老道请我道祖——算了,区区妖孽不必我道祖出面,让老道来收拾它!”
他一边说着一边放出了诸多符箓,顿时,雾气之中火鸟齐飞、火兽嘶吼。
山洞内大乱,白雾、红火、金光!
痴迷在地的百姓被这一幕所震慑,又看到有火兽冲自己而来,被红莲无生老母摄走的魂魄回归本体,纷纷拖家带口的闪躲。
没了百姓念力加持,诸佛消散,红莲无生老母的身影又黯淡起来。
见此王七麟不但不欣喜,反而更是惊骇:“它真是神灵?竟然能吸取百姓信仰和念力!”
红莲无生老母确实有一些本领,可是它这似乎不是本体,或者因为别的原因,它的战斗力并不强大,遭遇围攻后便被压制住了。
但是它浑然不惧,空中的它仅仅是一道虚影,并不怕攻击加身。
它听了王七麟的话淡淡的说道:“本尊乃是无上至尊大神母,收众生之念、取众生之意,救众生于苦难,自然是真神,最高之神!”
“汝等妖孽可以在本尊面前纵横一时,本尊且退让一步,看你们去闹腾、去嚣张、去跋扈,待到本尊信徒念力汇聚于吾身时候,本尊自会将你们投入苦海之中,永世不得超生!”
谢蛤蟆面色凝重,他飞到了王七麟身边低声说道:“这东西不是神灵,但很邪门,它确实能接收信徒所汇聚的信念,只要世上有人信奉它,那它就不会被消灭,这可麻烦了!”
王七麟问道:“可是它也没有什么大本领……”
谢蛤蟆摇头道:“只是因为这里没有拜圣火教的信徒,如果咱们是在西域,那红莲无生老母一个法身足够镇压你我!”
听到‘拜圣火教’这四个字,王七麟陡然心里一动。
他转身飞掠徐大,说道:“快将火焰身樽者交给我!”
火焰身樽者,佛教五大明王之主尊,能自出猛火,降伏异端,是一切诸佛的教令轮身!
不动明王奉行大日如来的教令,表示出忿怒形相,他能念动真言,施展神通力。显现出种种变化身,降伏世间的一切恶魔,收服世间的一切邪魔外道!
拜圣火教尊红莲无生老母为至尊,但这只是糊弄教徒信众的幌子。
本质上红莲无生老母是拜圣火教孕出的邪魔外道,拜圣火教以它控制教徒信众,并不是真的去尊崇它。
那么问题来了,拜圣火教高层用什么来制衡红莲无生老母?
再考虑到拜圣火教曾经席卷西域、成为多国国教,可是在丢失了火焰身樽者之后,竟然被赶的惶惶如丧家之犬,这又是什么道理?
思索这些隐秘,王七麟心里出现一个推断:
火焰身樽者有大机密,这机密就与红莲无生老母有关,而且这机密实际上就是能控制红莲无生老母!
徐大将收存在须弥芥子中的火焰身樽者交给王七麟,王七麟拿到这法宝高举过头顶,厉声道:“妖孽,看本官手里有什么?”
红莲无生老母的法相冷漠低头,然后大叫一声:“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