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暮雪朝歌-第266章 情敵間的較量相伴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小說推薦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太子妃又双叒暴走了
再次到了送菜日子,倪月杉心情好了许多,厨房的人清点货物,倪月杉看着有人将粥食推车推走,倪月杉主动走上前。
“我来,我来帮忙!”
302夜惊魂
倪月杉上次买通了面前这个人,倪月杉这次有要去派饭,他没犹豫,“好,你去吧。”
倪月杉推着粥食车,到了派发食物的地方,停了下来。
士兵们排好队,一个个的领到食物后退下,直到轮到一人时,倪月杉舀粥的动作一顿,是上次搭她话的人。
“你不是与厨房合作卖菜的?为何两次前来派粥?”
他二十多岁的年纪,身穿统领的着装,腰间挎着一把长剑,神色冰冷且锐利的看着她,看上去很不好说话。
倪月杉轻笑一声:“我一直很佩服前来参军的将士,所以能够给你们派饭也算我的荣幸!我喜欢这份差!”
魏统领轻蔑的笑了一声,显然不相信倪月杉鬼扯的话,他朝着倪月杉靠近,一步步的,倪月杉暗自捏了一把汗,谁知他没有多说,伸出碗。
倪月杉这才松了一口气,给他舀了一勺粥,等他走后,倪月杉彻底放松了下去,继续给人舀粥。
轮到景玉宸,倪月杉的动作再次一愣,故作严肃的说:“你们还真是有趣,每个人的饭碗大小都不一样,你这么小的碗,练武没有几下就练不动了吧?”
“我可没那么能吃,快些吧。”他一副没什么兴致的表情。
倪月杉给他舀了满满一碗,满到快要渗出来了。
景玉宸嘴角扬起一抹笑来:“多谢!”
之后在旁边拿了两个馒头走人了。
虽然没多说其他的,可倪月杉却觉得足够的幸福了。
在场士兵领粥还没结束,就听见有人大喊:“集合了集合了,邹将军亲临军营!快速集合!”
一少士兵还没有打到饭,却不得不前去集合。
婚从天降:恶魔总裁别乱来 澄澈冉杏
倪月杉眼里闪过一抹错愕,邹将军,哪个邹将军?
倪月杉只略微一想,便清楚,是邹阳曜!
他明明知道景玉宸在这里却还来这种地方,倪月杉皱着眉,远远跟着队伍,前去查看。
队伍很快训练有序的排列整齐,在高台上,站着一个身穿铠甲的人,他腰间佩戴着一把佩剑,周身散发着一种严肃气息,威风凛凛,气质非凡,令人不寒而栗。
“将军,皇上钦派你来的这里?”
邹阳曜目光锐利的扫向说话之人:“本将军为何会来这里,还需要向你解释?”
“属下不敢,属下只是随口一问。”
邹阳曜冷冷的收回视线,目光落在在场的一众士兵身上。
阴阳炼鬼人 瞬吸蓝
“本将军将亲自指导你们这批士兵!你们也将成为本将军麾下兵将!由本将军亲自带领训练,直至上战场的那一天!”
邹阳曜威名远播,他这话无疑让在场的人,人心振奋,无比期待。
好似感觉到在人群中一抹异样的眼神在看着他,邹阳曜眸光扫过,便落在了倪月杉的身上。
倪月杉愕然,不是吧,眼神这么毒。
倪月杉立即转身,赶紧走人。
邹阳曜虽然看见了她,但并未出声阻止,只对着在场的众将士,继续说:“从现在起,本将军开始传授你们排兵布阵!”
倪月杉离开后,整个人很是郁闷,青蝶只一眼便看出倪月杉的心情好似不对。
二人出了军营后,青蝶才开口问:“小姐你这是?受气了?”
倪月杉看向青蝶,摇头:“不是,邹阳曜来了。”
青蝶一脸诧异:“那二皇子怎么办?”
“能怎么办?邹阳曜知晓他不能表明身份,而二皇子也不好拿身份压他,二人本就结怨已深,邹阳曜若是借此机会,对二皇子施行压迫,二皇子只能哑巴吃黄连!”
“不过,相信他还没有胆子伤害二皇子吧。”倪月杉只能在心里这样安慰自己。
军营内。
邹阳曜在操练的士兵中开始巡视,身后跟着一个统领亦步亦趋。
邹阳曜最后停在景玉宸的身边,转头看向他。
景玉宸如其他士兵一样,每一个招式皆是整齐划一。
统领瞧见邹阳曜一直看着景玉宸,在一旁提示说:“这个士兵属下也注意到了,似乎本身就有武功傍身,学什么都比别人要快一步。”
邹阳曜嘴角扬起一抹笑来:“那不如这位小兄弟和本将军过过招?”
景玉宸装作不认识邹阳曜,神色冷漠的练着手中长矛,听见他的话,停下的了操练招式,回应:“若是伤着了将军,将军可会动怒?”
一旁站着的统领立即呵斥道:“你怎么说话?这位可是将军!注意你的态度!”
邹阳曜和景玉宸四目相对时,空气中似乎可以听见二人目光对峙传出的“滋滋”电流声。
“好,只要这位小兄弟能够和本将军打成平手,本将军便将你升为本将军身边的统领,协助本将军整治军纪!”
景玉宸轻蔑的勾起嘴角,和邹阳曜一起上了比武擂台。
在下方士兵们为景玉宸捏了一把汗,谁不知道邹阳曜上过战场杀敌无数,立下诸多战功?
景玉宸一个新兵,真是不自量力。
景玉宸手持长矛,笔直的站在擂台上,看着邹阳曜的眼神中没有任何一丝恭敬,有的不过是轻蔑,他冷声道:“出招吧!”
他踮起脚尖,飞身上前,手中的长矛飞射而去,邹阳曜同样眼中只有不屑,轻轻松松的与景玉宸动起手来。
景玉宸和邹阳曜兵器交锋,闪现出一阵火花,在台下的众将士们看的热血沸腾,皆叫着“好!”
二人目光对峙,皆用内力暗自较量着:“邹阳曜,你的手脚筋皆被挑断过,还不自量力的想要与本皇子斗?”
台下的起哄声一片,二人的声音也只有二人可以听见,邹阳曜轻蔑的笑着:“这个仇,本将军迟早要报!”
二人兵器再次相交,双方的招式也愈发狠厉毒辣起来,台下的士兵们看的热血沸腾,谁能想到一个新兵,和邹阳曜动手,竟然没有半点落于下风!
一番交锋,最终景玉宸利用手中长矛的优势抵在了邹阳曜的咽喉处。
邹阳曜并没有生气,他大笑了起来:“不愧是魏统领看重的人,果然武功不一般!这个人本将军收了,从现在起他将是本将军麾下的统领!见他如见本将军!”
“将军威武,将军威武!”一众士兵,手中持着长矛有一下没一下的举起又放下,口中更是念念有词。
在场人只有景玉宸神色平静,没有任何受宠若惊之态。
两日后,倪月杉再次到了厨房,还没找借口去派粥呢,有人将手拍在倪月杉的肩膀上,提示说:“将军听说,你是京城人,他想见你!”
倪月杉看向传话之人:“说了什么事情没有?”
“将军叫你过去你就过去呗,总不会是什么坏事!”
青蝶有些担忧的走到倪月杉身边,压低了声音开口问:“将军万一借着职务之便对小姐你做什么怎么办?”
“他若敢,二皇子回京之后又岂会饶了他?”
倪月杉皱着眉前去营帐了。
邹阳曜身为将军所用膳食与士兵们不同,有菜有肉有稀粥,还有单独营帐。
只是在他身后站着的一个人让倪月杉愣了愣。
邹阳曜看见一身粗布麻衣,脸上伪装着胎记的倪月杉,嘴角扬起一抹笑来:“过来,随本将军一同用膳!”
倪月杉站在原地没有动弹:“邹将军,你办你的军务,我干我的活计,咱们井水不犯河水,你找我究竟有什么事情?没有事情不要唤我!”
倪月杉皱着眉,满脸的不情不愿。
邹阳曜也不生气,只平静的说:“这里是军营,你不听话,本将军可是要处置人的!”
他视线有意无意的看向身后,仿佛是在说,他会借此机会,处置景玉宸。
倪月杉眉头皱的更加深了,这个邹阳曜就是故意将景玉宸的行踪透露给她听,然后让她来军营,借机报复景玉宸和她吧?
倪月杉眼里闪过不耐:“少玩这种花样好么?你在军营与我们结下仇怨后,回到京城,最后难受的只会是你自己,邹将军何必呢?”
倪月杉态度冰冷且非常的不给面子,语气中也满是嘲讽之意,邹阳曜长叹一声:“本将军今日只想让你们二人一起坐下来吃顿饭,可你们……”
“似乎并不想要这次机会!”
在邹阳曜身后站着的景玉宸没有开腔说话,只笔直的站在那里,神色冰冷倨傲。
邹阳曜轻笑一声,拿起了筷子,开动。
倪月杉和景玉宸目光对视,相视一笑。
邹阳曜吃了两口后,没有再动,他放下了筷子,指着盘中的青菜:“京城商人负责军中蔬菜供给,原本以为会很好,却原来不过如此。”
他抬眸看向倪月杉:“本将军觉得你送来的蔬菜非常不新鲜,咀嚼如枯草!本将军应当考虑一下,要不要换一家供应商。”
倪月杉目光从景玉宸的身上离开,落在邹阳曜的身上时,她一脸激愤:“邹阳曜你故意的!”
邹阳曜还没有回应,账外响起一道声音:“将军,晨练要开始了,陈统领他出来代你练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