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rlri精品都市异能 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 起點-第二百章 譚鵬鵬的天堂展示-e8m00

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
小說推薦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
所以他只会遇到事情解决事情,战略上重视,却不会让他们影响自己的判断,战争不是只有武力就可以的。当然可能也有人要反驳,绝对的武力可以镇压一切,但是前提是现实生活中,这样的人基本是没有的。所谓双拳难敌四手,你再厉害,面对很多人同时围攻,总有闪避不及的时候。
邵迪却是沉默,他是今天上午亲眼看到谭琳殷身边哪个何清秋动手,直接两下就抓了好几人,要知道能来到这里的有几个是简单的人物,他反正是做不到的,因此自觉自己非常不是对手,所以对着邵刚几人摇摇头道,“谭琳殷我没见过她出手,但是何清秋,我不是他的对手。如果只是缠住他,一刻钟以下没问题”,说到自己不如人时,还能如此坦然承认,倒是让其他人都高看一眼。
对于弟弟的实力,邵刚自然也是了解的,之前或许已经听过或者了解过对方的实力,所以邵迪说完,邵刚只是点点头,然后目光略过在许多多和金焕,最终停留在金焕身上希冀问道,“金焕你可有把握”,之前弟弟已经说过他和何清秋的事情,他早已知道,所以他此次希望很大也是放在金焕身上,即使金焕几人刚刚没过来,回去也是打算跟他说的。
毕竟这些天训练下来,他也观测到金焕确实非常强,且一定是有功夫在身的,不管是体能还是各种技巧上都非常厉害,因此他觉得如果金焕可以领头对上谭琳殷何清秋一伙人自然是最好的,最好是能将其淘汰掉自然是最好。
至于许多多,虽然也很强,只是常年在男兵之间混的邵刚下意识认为,许多多到底还是个女孩,总不能一群大男人躲在后面,让一个女孩上吧!
“未曾具体见过他们动手,只是根据我的了解,想要胜他们把握不大,不过同样可以拖住一人没问题”,金焕回答也算果断,他并没有直接见过谭琳殷和何清秋动手,不过从二人训练中的表现,以及许多多之前所述的情况来看,他应该不是他们对手,因为从许多多身上他已经找到了自己劣势所在,他没有练过一些辅助训练的内功和身法,对上他们将会非常吃亏和被动,所以只能使用拖字诀,并不直接硬上。
不过多年刻苦习武,金焕自信如果自己尽力,还是可以有一战之力的,只是胜负他却是没有太大把握。见此,邵刚微微有点失落,他来之前已经同队伍里很多人谈过了,结果如预料中并不好。因此,金焕和许多多几人已经是他是少数的希望,没想到还是不行。
高冷萌帝寵悍妃
最后只有看向许多多,但是此时的他却已经不抱多少希望,只是想着恐怕许多多也是如之前那些人差不多的答案吧!然而还不等他开口问,却有人直接代替他出口了,“就让许多多带头,没问题吧!”,孟远眼神直指许多多。
眼神犀利肃杀,直把许多多都看的浑身一个激灵,然后下意识的站直了身体扬声回答道,“指挥官,我没问题,保证完成任务”,声音郎朗脱口而出。然而众人不知的是,说完之后许多多反应过来自己刚刚被一个眼神吓出来的傻样,心里不由暗暗开始吐槽,这是什么眼神,她刚刚下意识都感觉她要是敢说不,就要被弄死。
但是想完,许多多心里又有一种隐隐的感觉,原来这就是杀气啊!果然是她这种关起来练功的人所完全不能及的东西,怪说师父在自己以前说要当兵的时候,总是说,当兵简单,但是当一个好兵,这和你只是关在象牙塔里面练功可不一样,那真正是要跨过很多人的鲜血才能真正成为的,而说这句话时,目光总是留念怀恋着什么,一时间倒是和孟远身上的某种气质相合了。
然而当许多多终于明白这种气质是什么的时候,那是她也终将失去了很多,出生入死的队友的生命,无数只能看着却依旧拯救不了的现实。
此时,众人听到孟远来到这里之后所说的第二句话,再看看他此时的表情,就连一旁的张伟阳都张了张嘴,然后没有再说话,身为孟远手底下曾经受训的兵,他自然最懂得孟远此时的表情代表了什么。
邵刚那就是更不敢说了,只是看着自己老上司张伟阳递给他一个默认吧的眼神,自然也是将所有的疑问都给埋了进去。这位孟教官的名姓他可是如雷惯耳,他做出来的决定,自然是不会错的,处于这种想法,邵刚点点头,然后继续接下来的安排。
只是所有人之后都是看着许多多和孟远之间,总觉得有些什么事情不对啊!为啥这个孟教官一副对许多多很自信的样子,难道之前认识吗?明明之前训练时,并没有这位孟教官参与啊!只除了C市军事学院的谭鹏鹏和金焕倒是知道一些,尤其是金焕,他和许多多都是由孟远教官招收过来的。
最终计划终于定下,许多多带领邵迪、金焕、以及还有其他四人,负责针对牵制以何清秋、谭琳殷为首的一群人,其他人分为两队,一队正面突袭指挥部,一队负责从后方救人,许多多他们则要在中间空隙,先行将关押他们俘虏的地方摸清,尽可能的为后方救援的人马扫平障碍。
寒憶夢
至于谭鹏鹏则是负责在指挥部这边扰乱阻断红方指挥部的讯号,让对方不能及时传递消息,并且协议助蓝方队员躲避红方追击。
回到驻地,邵刚下令召回了所有人,跟大家说了具体的情况,并快速分好了队,许多多这次意外的看到了跟着她一起的后方救援小队带头人,竟也是个熟人。正是之前第一天正式参与考核前训练的张元满同学,热情的上去和他打了个招呼,张元满还是一如既往的憨厚老实的笑容,然后开心的告诉许多多,孟远教官知道他的情况后,抓着他特训了两天,他现在已经不会恐高了。然后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说他本来不想当这个小队长的,但是邵刚老大的命令,他又不能违抗,不过他一定会好好和许多多他们配合的。
许多多?这货说这个话纯粹是想挨打吧!他一个级别并不高的小兵能成为这二十多人的领头,还说自己本来不想当,但是别人硬让他当,这是炫耀吧!炫耀吧!她许多多辛辛苦苦奋斗了一上午,也就管六个人而已。
风流知青人生 平湖秋色
獄仙獄死
在驻地商量完所有事,已经是下午不到六点钟,还好现在是夏日,天还是大亮着。许多多、金焕、邵迪等人,先行出发打算再出去打算再去探查一遍,毕竟之前他们很多消息都是从别人口中得知,准不准确还未可知,再者就是许多多他们可是从获取的任务消息中得知,队伍中是有奸细的,但是两天时间,想要从几百个人中间排查奸细实在是不太靠谱。所以,她要准确的去摸一摸谭琳殷何清秋等人现在做什么,主要活动区域在哪,不然到时候这些人很大可能会坏事。
之前他们五个人虽然也来过,但是目标主要在落单的人身上,碰到凑堆的他们都是绕着走,因此还真的没注意到哪里有谭琳殷他们的身影。同时许多多不由心中暗想,之前谭琳殷告诉过她的那些事情。
许多多也和邵迪几人确认了,现在她带领着的邵迪在内五人中,倒也有两个知道内情的透露,谭琳殷说的倒是大半都是真的,有一些家族是派了人过来是真的,他们二人也是其中之一,只是他们人微言轻,实力也不出众,所以就被分在了蓝方这边,至于其他人都是怎么分到一起到了红队,那自有他们的办法和道理。
只是这么一点点小小的消息,就不由得许多多震惊了,尽管她之前已经知道这次考核中间有很多势力的掺合,却没想到这些人连分组都能控制,简直是可怕了,就是为了让那些人胜利然后脱颖而出吗?只是他们怎么肯定这次的考核内容就是取的是优胜呢?按照许多多目前看下来,她觉得这次考核并不是那么简单,如果只是比谁赢谁输,就没必要搞那么多任务,直接开打就是了。
“你们就这样直接说出来也没关系吗?”,许多多看着两人问道,心里其实并没有完全相信,毕竟这时候,她已经不知道谁能信,谁不能信了,也许这两人就是奸细呢?又或者这两人也和谭琳殷一样是骗她的呢?
至于许多多为什么证实了谭琳殷中间又隐瞒或者欺骗她,则是因为接下来他们所看到的一切,确实也是证实了这两人说的一些事情,最起码谭琳殷并不是全然无辜。
一行七人到达之前邵刚说的消息中所描述的地方不远处停下,许多多以她5.3的好视力冲着远处看去,果然看到几个步履间轻盈的年轻男女,在一颗巨树之外环绕着走来走去,隐隐拱卫和保护着里面一般。
极目远眺,就看到走动缝隙中,原来距离树干不远的树冠居中处,正摆着几块巨石,两道人影坐落与上面,赫然正是之前所说的谭琳殷和何清秋,两人对坐谈论着什么,不时还能看到谭琳殷捂嘴轻笑的样子,看着一点也不担心眼前情况的样子。两人中间是一块平整的巨石桌,桌面上还摆着几瓶水,树叶上干净的烤肉和野果若干,却无一人将这些东西看在眼里。
还有几人在不远处的地方席地而坐,双手盘握,标准的在调息的动作,一定就是跟着谭琳殷、何清秋他们所说的那些人了。而所有人看样子也都是以他们两人为首的,至于原因大概就是他们师门和家族的一些密辛了。
可是由此已经可以看出谭琳殷他们绝非自己所说的那么简单,这些心高气傲的年轻武者,怎么会那么轻易以别人为首,必然是有什么令他们信服或者牵制的东西在。
这颗树树冠大而茂密,想必就是下雨也不会影响到下面的人,啧!这些人倒是会找地方,再看看人家谭琳殷和何清秋那悠然自得的待遇,看的许多多更加眼热。她偷偷摸摸才能烤着吃的鸡肉,放到人家这里,根本不用动手,吃不吃都要看给不给这个面子。
观摩了一会儿,发现这些人就只是巡查的巡查,聊天的聊天,似乎没有一点行动的迹象,实在是没有看出什么花儿来,七个人又悄然撤退了,“看清楚了吗?可以控制这处监控随时监测这些人么?”,许多多似冲着空气般开口问道。
外交部长的艰难爱情
黑金豪门:冷枭的独家私宠
随后右耳悬挂着的一个像是耳麦,又造型粗糙,紧紧是几根粗糙的线环绕出来的东西传出声音,“没问题,已经找到那处的监控了,虽然无法听到说什么,但是行踪还是没问题的”,是谭鹏鹏肯定的回答。
原来之前孟远和张伟阳同意让谭鹏鹏待在指挥部后,指挥部是连接所有参加此次考核人员身上的传感器总枢纽的,同时必然也是联网,有电脑有电话的,这不正是到了谭鹏鹏的天堂。
所以没一会儿他就改装了几个简易的无线电传播芯片,分别给了许多多、邵刚和另一个带队的张元满,频道是加密单频道,所以他们可以直接靠此传讯,可是让人惊喜。
许多多她们刚刚就是一路带着这个东西,然后和指挥部那边霸占了人家电脑和装备的谭鹏鹏靠着沟通,让谭鹏鹏成功找到了蓝队中谭琳殷和和请求所在地方的监控设备,并且控制了它们。
要知道这些监控,其实本就是为了保障考核的安全以及公正公平安装的,一般只是由外面的总部可以查看,然后就是指挥部也有部分权限,毕竟他们要配合救人,然而就是这部分权限现在已经被谭鹏鹏给悄悄篡改了,他胆大心细的只改了其中一小部分,所以根本无人发现。
还有就是原本只是考核队员启用才能发现的传感器,谭鹏鹏也已经在努力攻克这部分代码,据说,如果成功之后,他将会掌握蓝方和红方所有人传感器的方位,那到时候岂不是想怎么打就怎么打,任他们施为了。
但是就是掌握了这一小部分,也已经足够他们使用了,而此时的蓝方指挥部,两位所谓的指挥官基本已经是下岗状态,在一旁喝茶了。
至于那些可能会有的红方会不会过来捡漏攻占指挥部的人,邵刚也早有安排,他带了十个人在指挥部中坐镇,也顺便帮忙去在谭鹏鹏的指挥下,收拾周围绕进来的一些小鱼小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