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afu好看的都市言情 《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第二百一十四章 離開晚宴鑒賞-ban4m

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
小說推薦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
夏岑兮没有说一句话,可是通过这一个眼神,云菲儿竟然感受到了彻骨的寒意。
她竟然有些畏惧自己刚刚的冒失,之后又虚张声势,壮着胆子开口:“怎么,你这一副要死的表情是做给谁看,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之后,云菲儿又撇到了站在一旁的林俊逸,更是用鼻子哼一声,嘲讽道:“现在没了靳珩深,没想到你还这么有手段,马上勾搭上另一个,还是前未婚夫?”
夏岑兮呼吸一紧,怒气立马上来,刚要开口反驳,忽然,卓沁不知从哪里快步走了上来,一把拽过了云菲儿,干脆利索的就是一巴掌。
“啪!”这一巴掌顿时让喧闹的会场安静了下来。
云菲儿有些不可置信,眼神也带了凶狠,刚想看看是谁敢在这样的场合里让她丢人!
只是当她对上卓沁阴沉如水的神情时,她又马上安静。
卓沁是谁?她是现在娱乐圈里当红的影星,若是云菲儿想在娱乐圈里安稳下来,有立足之地,是绝对不能招惹到卓沁的。
夏岑兮同样的也是震惊不已,看着站在他面前把她护在身后的卓沁,此时的夏岑兮心头,是强烈的暖意。
看完好戏的沈亦骁也马上走了过来,随后便站在了云菲儿的身边。
看见沈亦骁过来了,云菲儿的底气更足了些,她声音尖利,语气中都带着骄横。
風雲人物在都市 小偷偷心
“卓沁,你别以为你是现在的影后就了不起!别忘了这里是公共场合,今天你对我做的这一切肯定是要被人拍到网上去的,到那个时候即使你是影后还不是要身败名裂?”
虽然沈亦骁走了过来,但他并没打算要替云菲儿说话,只是双手环胸,他只是想要看看卓沁会如何处理此时。
会场里的灯光明亮,清楚的照着每个人脸上的神色。
“我只是没想到沈总的品味会如此低下,这种女人也带来作为女伴,我打你就会遭到身败名裂,那么你刚才恶意夏岑兮身上泼酒,就不怕被人拍了去?”
“我那叫为民除害……”云菲儿还没来得及骂回去,站在一旁的沈亦骁,忽然硬生生的开了口。
“卓小姐,我相信在场的任何一个人都没有资格评价我带来的女伴,你也一样。云小姐和夏小姐之间的私人恩怨是他们两人的事,而你插进来,显然气度小,你作为公众人物,又是本次宴会的重心,实在不应该做出这种低劣的行为。”沈亦骁的声音冷酷,张口就在颠倒黑白。
在沈亦骁看来自己只是简单的陈述事实,可是卓沁却分明感觉到他平静的语气中带着一股淡淡的怒意。
他凭什么生气?卓沁直直的看着沈亦骁,实在想不通,他为什么会替云菲儿说话。
看见沈亦骁都站在她的这边,刚才气焰消下去的云菲儿再一次昂扬了起来,一脸的得意。
“是啊,卓沁,别怪我没提醒你,这女人可是一个扫把星,你替她说好话,恐怕以后是没有什么好下场的。”
夏岑兮的礼服被打湿,鹅黄色抹胸让带了零星的血色痕迹,看起来荒诞而又滑稽。
變身之日向月笙 夢境醒來最後
卓沁放弃了和这两个人对质,扭过身来,刚想让她去洗手间里整理一下,一旁很快走上来了一个服务生,很有礼貌的对着他们几个点了点头,随即对着夏岑兮说道:“夏小姐,这边请,我们这边有专门的更衣室,也给您准备好了更换的衣物。”
夏岑兮想到现在的处境,以及周围若有若无的目光,她决定还是先离开这里,点头示意卓沁,之后她便跟着服务生离开了人群。
到了更衣室,服务生给了夏岑兮一条大大的毛巾,还有一个礼盒。看封面好像是某品牌的独家设计限定款。
这礼服应该是谁专属的吧,夏岑兮不确定的开口之后打开了礼盒,当她看到礼裙领口处镌刻着自己的名字之时,她惊讶的张大了嘴巴。
服务生见状,立马对着夏岑兮毕恭毕敬的解释的,不好意思,夏小姐,刚才人多没跟您好好解释清楚,这件礼服是靳珩深先生提前替您准备的。
长夜孤灯
靳珩深?夏岑兮失笑:“怎么,他难道已经预料到了我在宴会上会出现这样滑稽的插曲?”
“不是的,夏小姐您误会了。”工作人员立马摇头。
“这个礼服是靳珩深先生提前一周就替您准备好了的,是为您量身打造的专属款。”
毒药楼主和挽尊帝的尊严 公子乐
夏岑兮定睛一看,才发现这一套高定礼裙也是宝蓝色系,和靳珩深身上穿的那一套,分明是情侣设计款。
舞乱君心之罂粟皇妃
看着看着,夏岑兮脸上带着苦笑。在服务生疑惑的眼神下,她放下了那个礼盒,将它推在了一旁。和他共同出场,那才是这一次晚宴上最大的笑话。
“夏小姐,您不换上吗?服务生有些不解。”
“不用了,这场宴会我也没有再待下去的必要了。”她拒绝换上礼服,随意的从更衣室里选了件简单的外套盖在了身上。之后不顾服务生的劝阻,执意离开了会场。
服务生把在更衣室所有的事情都汇报给了靳珩深,看着服务生怀里抱着的那一套宝蓝色礼裙,双目阴沉。
林俊逸本来还在和工作人员协商这一次的事故,想把影响降到最小化,想要降低对夏岑兮不利的影响,结果看见夏岑兮披了一件外套匆匆往外走,不由得快不跟得上去。
“岑兮!”等出了会场,林俊逸才大声呼唤着夏岑兮的名字。
两个人沿着满路慢慢的走着,一路上夏岑兮不发一言。林俊逸也识趣的不打扰她的这一份宁静。
二人走到一条长凳上,夏岑兮自顾自坐了下去。身旁一直陪伴着她的,是无声的林俊逸。
夏岑兮冷不丁的忽然开口:“俊逸,你说如果一个伤害你至深的人回头,你能够信任他吗?”
林俊逸被他这么一问,稍稍一愣,马上抬眸,看见了夏岑兮眼神中的落寞。
罪惡王跡
他猜都不用猜,就知道夏岑兮口中所说的人,到底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