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q204優秀玄幻小說 《玄渾道章》-第三百四十五章 舉勢奔潮起展示-zicxs

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
万曜冲星大阵之前再起波澜,这不出诸方所料。
王妃要跳槽
此阵乃是堵住寰阳回来世间的唯一屏障,是左右局面的关键所在,争端必然会在此频繁且集中的爆发。
但是张御化身进入光屏之内发生了什么,在外观战之人都不曾见到,只是发现那一具分身不曾回来,表面上看去是陷落在内了。
最散
只是一场斗战随后便陷入了一场诡异的平静之中,寰阳那边迟迟不见再次发动进攻,也不知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上宸天中,孤阳子三人虽难知局面,可他们观看身前枝节之上的气数,见到代表上宸天的这里光芒似是稍微得以明亮了一些,可并没有出现根本上变化,而代表天夏的那一个枝节之上,仍是气盛堂皇,光彩星映。
这说明对面寰阳派的确是在发力了,但局势依旧险恶。
天鸿道人略带讽声道:“寰阳要祭献,我便给了他祭献,却不想得了邪神祭献,还是无法冲破围堵,这是他们无能,还是天夏过于强盛?”
肥女逆襲:撿個王爺來種田 淺黛子
灵都道人这时半似感叹半似陈述道:“三百余年前的天夏,不是眼前的天夏;三百年前的寰阳派,却仍是三百年前的寰阳派。”
天鸿道人哼了一声,道:“短短三百载有如此之势,天夏可是了不得。”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灵都道人又道:“兴亡盛衰,数百载何足道哉?万载千年也只得一顾,天地亦有衰竭之时,我等追逐的,乃是大道之恒常,此辈道念却是笼附下民,岂不知下民短视,便得上力,也不过演绎一场场兴亡轮转,何得长存永固?”
孤阳子看着前方,沉声道:“无论天夏之择选如何,眼下他却有亡我之力。”
天鸿、灵都二人见他意有所指,不觉也是看去,随即都是心头一凛。
只见那根代表着上宸天枝节,方才还显现出一点起势,可似是转瞬之间,却被代表那天夏的光芒所侵占大半,黯弱下去,近乎到了熄灭边缘。
大荒榜 醉裳三千
邪魅公主酷王子
孤阳子看着内圈真实之外清穹之气笼罩下的庞大阵机,缓缓道:“看来天夏积蓄将成,当要发动攻势了。”
悬天道宫之中,诸廷执在关注虚空这场战斗的结果,这时一道浮光自外飞入殿内,诸人不觉顾看过来。
林廷执接入手中看过,对着上方打一个稽首,正声言道:“首执,诸位廷执,下方准备的已是差不多了。”
殿上诸廷执都是神情一肃。
首座道人言道:“何时可以发动?”
林廷执道:“尤道友已是在准备,眼下正在按照他的吩咐察看排布各方布置,我推断至多三日之内当便可以动手。”
首座道人颔首道:“林廷执,此事你再看顾一二,布置稳妥一些,我辈修士修行不易,若是可能,尽量保全他们。”
林廷执郑重道:“是,谨遵法谕。”
天夏此回不但要求胜,还要尽可能的保证自己人的性命。
实际比起上宸天和寰阳派,以天夏如今的的实力,无疑能够扛住更多的损失,哪怕只是对拼修道人的性命,都有可能将这两家一起耗死。
但此番攻伐上宸天,是为了能护住更多人,是为了天夏的存续,而不是反过来。
若是为了胜战而去随意浪费人命,那不是他们所愿意看到的。
要真是到了没有办法的时候,那他们自也是不惜付出代价的,可眼下既然有办法避免无谓的牺牲,那他们自然愿意用更为稳妥的做法,而不是采用那些激进策略。
林廷执出了大殿,就驾光渡过双天通道,来至天夏这边布置的阵机之中,他对正在那梳理阵机的老道人打一个稽首,道:“尤道友有礼,你书信我已是收到了,大概我已是知晓,阵势具体情形如何?”
那老道人还有一礼后,与他讲述了一番具体排布,而后道:“大致已是妥当,现在便看玄廷愿意用何种方法攻阵了,若按照古法,那至少需三十二位持旗玄尊,并按照我所安排的策略行事,半分也差不得。”
林廷执道:“人我可调拨给道友,且都可是玄法修士,如此可以训天道章随时交通,不致破阵之时有所偏差。”
持旗玄尊他准备从负责守御外宿的镇守中抽调,这些玄尊只是分身坐镇那里,正身仍在上层,故是可得调用。
幽冥邪仙
老道人却是谨慎道:“训天道章的确好用,可是林廷执,若入阵中,需得考虑到受青灵天枝压制,训天道章遭受压制的可能,除非能得施加更多清穹之气,或者打乱阵脉……”
说到这里,他看了看林廷执,略显诧异道:“难道说林廷执这次是准备两法皆用?”
林廷执道:“不错,尤道友你所言破阵之术,一是对着阵法元节而去,一是对着阵脉而去,两者既是互不干涉,那为何不同时进行呢?而我有足够人手,当也需利用起来,以求尽快破阵为上。
老道人思忖片刻,缓缓点首道:“也确然可行,不过需动用更多人手,”他顿了下,“若是如此,这一战玄廷所调集的玄尊,恐怕不下甲子之数啊。”
林廷执则是平静言道:“必要之时,我辈亦是会上阵的。”
那老道人看了看他,不觉点头道:“好,好,既然玄廷有此决心,老道我便照此排布,”这时他似想到什么,忽然侧首问道:“第三种破阵之法,玄廷会用么?”
林廷执道:“虽十多天来积蓄的清穹之气尚不及压垮阵势,不过玄廷也自有安排,会视情形而动。”
老道人心中立时有数,没有再去多问。
他知晓玄廷有不少暗藏的手段,要是此战之中遇到的阻力不大,那么自己恐怕永远也不会见到。
其实他也知,要是玄廷不顾一切,上宸天是挡不住的。
不说别的,眼下两天已是勾连在了一起,通道也是在清穹之气侵染之下变得越来越大,若是天夏挪动清穹之舟撞击那青灵天枝,上宸天又该如何抵挡?
恐怕顷刻之间就可叫上宸天崩塌!
不过挪动清穹之舟,必会动荡天地,内外诸层紊乱,事后还要重新理定乾坤,当中可能付出无数人死伤的代价,还有数百年建立起来的天序破败,这定然是天夏不愿意看到的。
林廷执道:“尤道友,你排布此事,还需要多久?”
老道人抚须回言道,“前面诸般准备充足,若是雷珠已是备妥,那么只需一日便可,若是再快些,半日也是足够了。”
林廷执道:“道友只管负责阵机便是,我稍候会命人把雷珠送至。”说着,他郑重一个稽首,“这里拜托道友了。”
老道人神情一肃,也是端端正正还有一礼。
林廷执这时往万曜大阵那边看有一眼,忖道:“还有一日,只望张守正那里能够坚守住。”
此时万曜冲星大阵之前,张御足踏云芝玉台,一人持剑立在虚空之中。
他透过光屏望去,见陈白宵、虞清蓉两人虽是重再入世,可却没再有什么动作。
此辈恐怕以为只要不曾离开,保持着威胁力度,就能把他牵制在这里,可是他已然让神气分身去主持大阵了,在他不施展神通手段之际,大阵转运并不会因此停下。
只是等待下去,越是往后,这两人所可得到的助力就就强,既然两人现身在外,那自不可放过攻杀此辈的机会。
你们不动,我便让你们动!
我们不攻,我便来攻!
他目注下方,身上忽然星光大盛,一手负剑在后,一手荡开袍袖,向下便是一指!
倏忽之间,万点星光自他背后闪烁而起,仿若一道银河浮现在了那里,里面无数星辰闪烁起来,最后这些光芒汇聚成一道,虚空猛地一黯,一道恢宏到极致的星芒朝着两界通道之中冲落而来!
陈白宵和虞清蓉见状都是神情一变,他们可是没有忘了,此前张御就是用此神通一指将点丹晓辰点死的。
虞清蓉玉容凝肃,伸手一按,一面巨大的圆形气镜出现在了前方,其无边广大,将后面的两界通道都是遮住,而上面有道道金色轨线,可看出这大镜在缓缓旋动之中。
妾薄命 淡臺
那宏盛星光冲下,立刻撞在了镜面之上,顿时溢出无数灿芒,并从镜面之上向着四面分散向外,边缘之处则则有无数如雾似虹的气芒散逸出来,将虚空亦是照得一片明亮。
此物名为“述理镜”,可将袭来外来之力反照并加以分散,不过这回落下力量太过凝聚,虞清蓉也只能设法将之分散,无法反照回去。
张御神情不变,他这一次施展神通攻袭,自不会只有一道神通,而是如诛杀丹晓辰时般一重重发力,不断击落上去。
随着落去的力量逐渐增多,那一面平镜光芒愈来愈盛,像是池井蓄满了水,将要满溢出来,而其本身似也是吃不住力在晃动摇颤,并在逐渐扩大,像是要承受不住一般,不过此物好似极为坚韧,就是挡在那里不曾破碎。
张御双目凝注在那巨镜之上,凭借目印,他能看到此镜气机并非不动,而是上下起伏的,每到气机抬升到高处,便正好向外疏泄,以此缓解局面。
断案录之山中奇遇
在反复观有几次之后,他已了然其中变化,在那镜气积势再一次提升高处,待要疏放内中之力时,他当即运了一个重天“玄异”,再次发了一道“诸寰同昼”!
而与此同时,一道虚影从他身躯之中穿透而出,几是与那神通一道,向着下方持剑杀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