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6ugx精彩玄幻小說 棺山太保 ptt-第五百零七章宗祠之地推薦-g0s8w

棺山太保
小說推薦棺山太保
我虽然不清楚布置下这些条条框框的人是谁。
也不清楚,他故意引我前来是要虐杀我还是要怎么样我。
但这些只要是虚无的东西,只要不是三天前搞的破玩意。
那么,老子还真的不怕这玩意。
妈.的!
真拿老子的镇冥尺是摆设啊!
可别忘了,我现在手中的大尺子,那可不是什么摆设。
打尸鞭可不是吃干饭的!
虽说这打尸鞭不能抽虚体,但在青衣居士的帮助下。
镇棺尺,打尸鞭与两根长生藤,在经过雷池的洗礼之后,可是形成了现在的镇棺尺。
也就是正经的镇冥尺。
我还记得青衣居士跟我说过。
之所以叫镇冥尺,在很久远的以前,那可是镇压幽冥的存在。
当然这种说法很夸张甚至离谱,但也不是什么玩意都能配得上古这种名字的。
胖子不知其中所以然。
但冷月如显然很是清楚的知道,我现如今不但一切毒素不惧。
就连尸体,虚魂之类,我也并不害怕。
所以这才是我前来依仗的资本。
同时我还有属于我的杀手锏没有用出。
重生軍校:腹黑少將,欠調教 顧西夜
嫡女來襲 羽曉憂
不过走到现在,这里的一切我只需要动用镇棺尺足以。
想到这里,我掏出根香烟,不紧不慢地抽着。
同时手中拿着镇棺尺的把手。
眯着眼睛看着前方,紫气玄阳功的内气直接灌输到镇棺尺之中。
“唰……”
我浑身一阵抽搐,体内的内劲就如同泄洪一样,瞬间少去大半。
但效果自然是十分地显著。
一阵青光乍现,瞬间笼罩了半个院子。
嫡女難嫁
只要是被青光笼罩住的鬼魂,全部发出了一声声凄厉的惨叫。
看到眼前这一幕,我并没有丝毫的怜惜之情。
因为,我这不是在杀他们,而是在救他们。
以青光驱逐那种本就不应该对我产生的怨气。
同时扬起手中的镇棺尺朝着院子里面狠狠的一甩。
旁人看起来,我可能只是拿着一块长一点的板子在空中就这么挥了一下。
某漫威的假面騎士 神隱與瞳
但其实在开了法眼,甚至是天眼通的人眼中,却不是这么回事了。
一道打尸鞭的虚影直接出现在了空气之中,朝着那些鬼魂身上就抽了过去。
此时的打尸鞭可不是什么乳白色的,而是浑身青绿色。
一声声凄厉无比的惨叫声轰进了我的脑海之中。
正邪無劍
我只感觉自己的鼻子有什么东西流了下来。
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鼻血。
这也是我第一次用青衣居士教给我的镇棺尺用法。
胖子见我鼻子都彪血了,连忙问有没有事。
我摇了摇头没有说话,而是继续往镇棺尺里面灌输紫气内劲。
“啪……”
打尸鞭虚影再一次抽出,直接把那些虚魂抽得脱离了麻绳的束缚。
我没有那些已经脱离麻绳束缚的虚魂。
因为那些虚魂自己就朝着镇棺尺走了过来。
在抵达一定距离的时候,嗖的一下便被镇棺尺给吸收了。
这种情况是直接省略了我动用棺山收魂咒这一步骤了。
“啪……”
“啪啪……”
随着我打出的鞭子越来越多,那些虚魂被解放得也越来越多。
与此同时我所承受的也越来越多,甚至到了最后,我体内的内劲都已经不够用了。
霸爱:强宠绯闻妻 月下销魂
关键时刻还是冷月如的帮忙这才不至于出糗。
完事之后,我的眼中再也看不到任何的虚魂,只有那空荡荡的麻绳垂落在那里。
我转身看向诺天言的时候,发现他都有些目瞪口呆了。
最后冲我点了点头,直接扔给我一个打火机。
很显然,那些麻绳才是最终的罪魁祸首。
这时,我的耳边已经没有了丝毫的声音。
有的也仅仅只是外界正常的风声。
走进院子,可以看到院子里面还留下了很多血迹。
我在院子的尽头看到了同样一只娃娃,但娃娃的个头则是比诺天言手中的那个娃娃小了一号。
上面同样写着我的名字,背后也画着同样的符篆。
宇宙幽靈
我这次没有把这个娃娃交给诺天言,而是自己留了下来。
最后,我也没有去仔细观察院子里面的情况。
而是掏出打火机点燃了其中一根麻绳。
穿越契約:禦獸 夏廣寒
“轰……”
这些麻绳,经过这几年的风吹雨打早已经变得十分地粗糙。
明火一点,瞬间燃烧了起来,很快便把四周其余的麻绳都燃了起来。
眼看着这些麻绳都开始燃烧起来,我忽然感觉胸口猛地一疼。
赶忙把刚藏起来的娃娃掏了出来甩到了地上。
咯咯咯咯……
“轰……”
一声若有似无的咯咯声回荡在院落之中。
这人皮娃娃也开始燃烧起来,片刻之后便消失殆尽。
但那诡异的咯咯声则是让门外的三人清晰地听到了。
胖子跑进来,看了看四周道:“阳哥,刚才那什么声音?”
我耸了耸肩膀道:“这,我哪知道……”
随即便与胖子一同出了院子,身后的大火还在燃烧,但却不会把四周的建筑物都给烧坏。
至于下一站去哪里,诺天言早有准备。
他道:“走吧,我的虬褫早就在那里等得有些不耐烦了……”
胖子在一旁打趣道:“怎么,坑挖好了,等着让阳哥钻进去呢?”
“死胖子,你信不信你再给老子满嘴喷粪一句,我把虬褫塞你肛.门里你信吗?”
胖子则是不屑一顾道:“信不信胖爷我直接把你的小宝贝给夹死?”
“胖子,你别这么恶心行吗?”
冷月如一说话,那自然效果是相当的不错的。
胖子呵呵一声道:“开个玩笑,开个玩笑……”
此时的我们已经算是走了差不多三分之一的路程。
而诺天言之前放出去的虬褫,他才收回来一条。
正如他所说另一条虬褫已经在目的地等待好久了。
我们抵达地方的时候,发现那里竟然设置了一处祭坛。
不!
像是一处祭坛。
而我们抵达这里的时候,被这里那几乎形成实质的阴邪之气给挤压得有点呼吸不畅。
身上皮肤那种绷紧之感已经达到了极限,不得已动用内劲来逐步化解。
胖子虽然不修内功,但人家符箓多啊,各种符箓往身上这么一粘比我都要轻松。
胖子看着眼前的一幕道:“阳哥,这里就应该是那老太婆说的集体自杀之地了吧?”
我沉默片刻道:“应该是了,你看那有一块散落的牌子。”
冷月如在一旁接话道:“这里是王家的祖宅,也是宗祠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