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小閣老 起點-第六十一章 痛打落水狗相伴

小閣老
小說推薦小閣老小阁老
特遣中队在芦苇荡中静候了一天一夜,翌日拂晓时分,在岸上望风的情报员飞马来报,曾一本的船队已经撤退到了望海王爷宫一带,距离韩江口不到二十里了。
测量员早就测定了韩江的流速,又结合当下的风向和风速,迅速计算出曾一本船队到达伏击地点的时间。
训练有素的警员们,马上扯掉炮衣、搬出炮弹,有条不紊的进行临战准备。
赵昊在王如龙的陪伴下,立在一血号的甲板上,看着薄雾缭绕的江面。
在持续将近一个月的阴霾之后,赵公子的脸上终于重现笑容。
曾一本舰队撤退,自然意味着潮州围解,他悬着的心也基本放下了。
“王大哥,这一仗不求结果,称一称他们的斤两就行,等日后再跟他们算总账。”赵公子心情一好,杀气也没那么重了。
“明白。”王如龙先应一声,这下他也敢扯闲篇了。“属下当年随戚大帅两度来广东,第一次是扫除潮汕倭寇;第二次是荡平南澳岛巨寇吴平。没想到还有第三次来,跟这潮汕真有不解之缘啊。”
“呵呵,那应该会对上不少‘老朋友’吧?”赵昊笑问道。
“那是自然。”王如龙点头狞笑道:“曾一本和那帮大海主,当年都是吴平的马仔,南澳岛一战,被咱们弟兄揍得卵黄都出来了。”
“他阎王的名号,就是那时候得来的。”海尔哥笑着插嘴道:“据说当年,‘王如龙’这三个字,都能止小儿夜啼了。”
“那就让他们回忆起,被戚家军支配的恐怖,还有那被吓得四散逃亡的耻辱吧。”赵昊剑眉一挑,看着远处薄雾中,缓缓现出的桅杆顶端。
~~
一直由大大小小数百艘船只组成的庞大船队,正顺流航行于韩江上。
这自然是在潮州城下碰了一鼻子灰的海寇们了。比起来时的嚣张风光,此时偌大的船队却沉浸在沮丧至极的气氛中,喝骂和哭号声传得老远。
因为海贼们都是父子兄弟,同宗同族一同下海的,是以几乎所有人都有亲人死在了潮州城下。
方才路过望山王爷宫时,水手们纷纷涌到甲板上,远远给三山国王磕头祷告……三山国王又叫潮汕三山神,是潮汕地区最古老而有影响力的守护神,百姓称之为‘地头爷’,每当新生儿女或亲人病故,他们都要进庙向三位地头爷禀报,算是登记或注销户口。
是以不知何人先禀报起,自己的兄弟刚刚死了。继而海寇们纷纷向三山国王报丧,于是各条船上悲声大作。海寇们一边哭一边骂,骂曾一本那王八蛋不自量力、痴心妄想,还把大家的亲人都害死了。
要不是在不同船上,他们能借着这股劲儿,火并了那杀千刀的大龙头!
曾一本的旗舰,那艘五千斛乌尾船上,都是与他休戚与共的亲族和铁杆,听到各条船上的詈骂声越来越重,他们一个个吓得心惊胆战,赶紧全副武装起来,严防有船靠上来乱来。
外头这么大的动静,曾一本也听得清清楚楚,但他已经不在乎了,他把所有人都撵出去,独自关在舱室中,喝得烂醉如泥。
潮州之败对他的打击超乎寻常,让他深深感觉自己真的气数已尽,树倒猢狲散已成定局了。
浓浓的挫败感让他生出深深的厌世情绪,是以他明知道眼下还未逃出生天,随时可能遭到敌人的伏击,却还是一点都不想管了。
该毁灭就毁灭吧,反正一出韩江口,就要形同陌路,甚至反目成仇了。
当家的撂了挑子,大金牙和姬三等人只好先把担子挑起来,在让人心烦意乱的哭骂声中,尽力指挥着船队放缓速度,有序通过前方看似广阔平静,实则十分凶险的水域。
与黄浦江类似,严重缺乏治理的韩江下游也存在严重的淤塞状况。韩江平原人烟稠密,潮州一半的人口居于此地,江面上桥梁众多,各村各宗引水灌溉,围堤造田,导致江水流速缓慢。尤其是秋冬枯水季时,巨量的泥沙在入海口沉积下来,使河床不断抬高,泄洪能力不断降低。
到了如今的丰水季,径流陡然增加,江水自然溢出河床,淹没了两岸大片的土地。是以看上去无比宽阔的江面,大部分区域水深也就两三米,只有原先的河道才能通行大船。尤其他们那一百艘千料大海船,必须要排成一列长队,小心翼翼通过不到一里宽的深水区。稍有不慎便会搁浅,那样就只能弃船了。
徐渭之所以让赵昊他们埋伏在江畔的芦苇荡中,等的就是这个机会。他要来个水军版的半渡击之,方能以少胜多啊!
~~
正当海贼的船队如过江之鲫,驶向韩江口时,忽听北面响起一声炮响。
此时,水手们正猬集在甲板上,一边哭一边声讨曾一本呢。
那枚炮弹像长了眼睛一样,呼啸着落在一艘大广船的甲板。人群中登时开了花,脑袋、胳膊横飞,场面惨不忍睹,炮弹去势未绝,又把甲板砸了个大洞。
“有埋伏!”各条船上的哭骂,变成了惊慌的尖叫声。
伴着海贼们的惊叫声,几十门大炮相继怒吼起来,而且射出的炮弹准的邪乎。双方相距将近二里,居然能命中七成炮弹!
换做海贼们,这个距离头领根本不许开炮,因为纯属浪费炮弹。除了少数几门澳门卜加劳铸炮厂出品的黄铜长鹰炮之外,他们大部分火炮射程都不到二里,更别说射中了。
其实哪怕训练有素的海警炮手,平时也打不出这么好的成绩。但这是在水面平缓的江面上,又是伏击战,可以准确好计算射击诸元,调整好仰角和装药量,如果这样还不能保证绝大部分炮弹都落在江心航道上,那海警学校的炮兵课,还是直接取消得了。
兵法有云。凡先处战地而待敌者同逸,后处战地而趋战者劳。
特遣中队虽然只有十艘小型舰,三十门舰首炮,却以极高的命中率,对几十倍数量的海寇造成持续的杀伤!让他们陷入了极大的混乱。
更大原因是曾一本烂醉如泥,海寇们眼下群龙无首。当然就算他醒着,也不大可能再指挥来源如此庞杂的舰队了。
其余海主虽然没喝醉,但只能命令自己的船队,管不了别人的船怎么行动。
这下可就乱成一锅粥了!
有的船队想要升帆摇橹,加紧冲出韩江口。
有的船队想要调头杀向那该死十艘乌尾船。
还有的船队眼见炮弹集中落在前方,想要停下来调头回去,躲避攻击。
于是有的船想前进,有的船想后退,有的船想拐弯,乱局就这么形成了。船只密集的江心水道上,到处船碰船撞成了一团,不少水手站立不稳,失足落水。
无情的炮弹不断落下,非但砸死了不少海寇,还炸沉了好几条船——海寇们的船只,大都是用松木杉木粗制滥造而成,哪禁得住炮弹攻击?制作精良的永乐大炮,一炮就能把甲板砸出个脸盆大的大洞,然后还能洞穿船底。
可见澳门的葡萄牙人,能仅靠三艘西洋大帆船就横行闽粤沿海,不是没有道理的……
船老大们拼命掌着船舵,想要从死亡混乱中脱身而出,好些大船却不慎因此搁浅,结果又加剧了混乱。
对海寇们来说,大广船搁浅了就完蛋了,谁还能等到暴雨后水位上涨,让船脱困不成?
所以船只一旦搁浅,船上的人只好弃了大船,乘小艇逃之夭夭了。
可以在浅水区航行的小船小艇,处境就好多了。无数小船丢下大船,出韩江口入海逃出生天。
那大金牙还竭力组织了一波攻势,他派出十几条快船,去迎击那十条乌尾船。不求战胜敌人,只要能阻止他们继续打炮,为大部队赢得撤退时间,就是大成功了。
只能搭乘十几二十个人的快船,自然不可能安装大炮,当他们逼近那十条乌尾船时,等待他们的是陆战队员操纵大佛郎机的连续饱和射击。这么点儿兵力,这么小的船,根本就突破不了特遣中队的近防火力网。
结果只能丢下上百具尸体,灰溜溜的退走了。
其实要是海寇人心齐,或者战场换在海上,几百条船一拥而上,就能把十条敌船淹没了影。
但善战者,其势险,其节短。势如扩弩,节如发机!王如龙硬是利用这点兵力,借助地利,让海寇们炸了锅……
最终,一百艘大广船,有一半留在了韩江口。其实搁浅的船并不多,但几条就能阻塞本就狭窄的航道,让后头的大船无法寸进。往回逃也是死路一条,船上的人只能弃了大船,改乘小艇向韩江口逃命。
其实这一仗,海寇死伤并不太重,最多被炸死淹死了几百人,还不如一天攻城的损失大呢。
但小船小艇的容量有限,只能搭载半数海贼出逃海上。
好在江水不深,流速不快,海贼们水性又好。没捞着坐船的纷纷跳水,游向江南岸,也都逃得了性命。
逃就逃了吧,赵昊并不在乎。
在这潮汕地区,海贼不值钱,就像韭菜一样,割了一茬还有一茬。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可那丢下的那几十条大广船,在殷正茂严厉打击广东民间船场,让海主们越来越难获取战舰的背景下,却足以让海寇们元气大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