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愛下-528 林家真不行,熟人,第二個代號【1更】分享

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小說推薦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医术可不是一蹴而就的,需要经过时间的累积。
毕竟就连医学系的大学都是五年制,比别的院系要多一年。
自从知道不少校领导和院系教授都护着嬴子衿后,她也专门去查了一下嬴子衿的资料。
不得不承认,确实是个天才。
但嬴子衿十几年的资料,都没有一处显示她会医。
是,嬴子衿还是ISC单人赛的冠军。
可ISC就是一群高中生的比赛,也没有涉及到医术,嬴子衿凭什么能够加入他们小组,参加和都灵大学的交流项目?
上一次的交流项目颜安禾没参加,但也听学长学姐们说了,他们完全输给了都灵大学的学生。
让一个外门的人来参加交流项目,这不是专门来给帝都大学丢脸?
颜安禾都不知道谷教授在想什么。
“啊?对,我知道。”谷教授看了颜安禾一眼,点点头,也挺诧异,“要是一样的话,生化系不就和医学系合并了?”
可放屁。
他们医学系,是三大院之首!
颜安禾见谷教授完全没有听懂她在说什么,忍了忍,更直白了:“谷教授,我的意思是嬴学妹是生化系那边的,您找她来做什么?”
“先前不是说了?你们组长生病了,缺人,我这就从小左那边把人抢来了,可真不容易。”谷教授坐下来,看着那三个大五的学生,声色和蔼,“你们可照顾着点你们学妹,有什么不懂的,互相都可以问。”
帝都大学的医学系,中医和西医都有。
颜安禾学的是西医,但因为很早通过颜若雪结实了丹盟的几个古医,所以她现在的中医水平要比西医高,还懂药理学。
让她问嬴子衿?
颜安禾憋着气,神情很冷,连谷教授都没有给一个好脸色。
男生点头:“一定。”
说完,他向嬴子衿自我介绍:“你好,嬴学妹,我是陈启,学的临床医学。”
嬴子衿颔首致意:“你好。”
另外两个组员也都自我介绍了。
颜安禾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讥讽的笑:“我就不用自我介绍了吧?嬴学妹肯定认识我。”
帮着黎寒排挤她,她记住了。
而且也是因为嬴子衿,宁雨泽都和她分手了。
甚至就在昨天,连魏子旭都把她拉黑了,她问都问不出个什么理所然来。
壹字队所有预备队员都去了训练基地,更是联系不上。
颜安禾并不知道训练基地在哪,只知道她彻底跟壹字队无缘了。
嬴子衿没抬头,并没有理睬。
她倒了一杯热水,慢慢地喝着。
反倒是谷教授有些奇怪:“颜同学,为什么嬴同学肯定认识你?她不是才来帝都大学没多久吗?”
他听左黎说了,除了参加军训外,嬴子衿基本上都在实验室待着。
都没有时间去参加学生会、辩论队这些组织,更不用说其他活动了。
颜安禾的笑一滞,很尴尬:“谷教授,我是学生会会长,军训的时候和嬴学妹见过。”
“哦。”谷教授点了点头,也不关心。
他从公文包里拿出准备好的资料,一一分给五个学员。
“组长的话,陈启你担任吧。”谷教授开口,“你们好好准备一下,后天都灵大学就来了,他们这次——”
顿了顿,他皱眉:“有两个学生已经初步踏入国际医学界了,很厉害,你们注意。”
医学这一行业,确实要看资历。
能在大学的时候就和国际医学界接轨,实力和天赋都相当强悍。
嬴子衿翻开谷教授递给她的文件资料,一一翻着,眉挑起。
都灵大学的总部在翡冷翠,那里是洛朗家族的统治领域。
从资料上看,他们的医学的确很强。
“好了,今天就到这里。”谷教授站起来,“后天我过来跟组,你们先自己讨论着。”
“好的。”陈启把谷教授送出去,又转头,很关心,“嬴学妹,有什么地方你有疑问,我们都可以探讨。”
其他两个学长也都纷纷表示他们可以帮忙。
“谢谢。”嬴子衿想了想,分别又送了三个人一人一颗“糖豆”。
这种强身健体的药丸都很基础,她还有一箱。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有时候饿了,吃上一颗,也能饱腹。
陈启想着小姑娘都喜欢吃糖,也就没多想,随口吃了,觉得挺甜。
只有颜安禾冷嗤了一声,拿起文件自行离开了会议室,停都没停。
陈启皱眉,想起了帝都大学论坛上的事情,摇了摇头,也没管。
反正他们大五的学长学姐,对颜安禾都没有什么好的感官。
**
古武界。
今天是司法堂重新选举供奉的日子,各大家族都等了很久。
“来了,伯父已经进去了。”傅昀深替女孩理了理发丝,“夭夭,你真的是比我还忙。”
嬴子衿瞥了他一眼:“你属下多。”
她不像他,可以甩手当掌柜。
“分你几个?”傅昀深的下巴抵在她的肩窝,“都给你也行。”
“不用。”嬴子衿微微摇头,“他们帮不上。”
一群高武力值的属下,跟医术实在是沾不上边。
有些活,没人能帮她干。
一旁瘫着脸的云雾:“……”
有点扎心。
“少爷。”云山从门外悄无声息地出现,抱拳行礼,“选举已经开始了。”
“嗯。”傅昀深抬头,看了一眼选举的房间,淡淡,“等一等,结果很快会出来。”
他顺手剥了几个核桃,开始给女孩投喂。
一楼的大厅里,也坐着不少人,林、谢、月三家都在。
这一次的供奉选举,他们都很重视。
谢家在司法堂有人,也只是一个护卫队队长而已,没有什么太大的实权。
如果这一次哪一家能够出一个供奉,关系就稳了。
林清嘉是陪着林锦云一起来的,但她并不怎么关心选举,拧眉,很担忧:“古神医,我母亲的情况还是不行吗?”
一旁,古神医的脸色也不太好看。
安柔瑾这分明就是精神出了问题,疯疯癫癫,自说自话。
古医当然能治,用的就是鬼门十三针。
鬼门十三针针对的就是精气神这一块。
可他已经给安柔瑾给安柔瑾用了三轮针灸了,安柔瑾都没有半点恢复的征兆,反而还有加重的趋势。
古神医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棘手的病况。
他在鬼门十三针上的运用可以说是登峰造极,目前古医界还出山的古医,就没有高过他的。
毕竟他的师傅玉轩,已经隐世了,只有偶尔出来才会指点一下弟子。
但连他竟然都没能治好,安柔瑾这是犯得什么病。
林清嘉抿了抿唇,心理焦躁。
安柔瑾这个状况,确实没办法再担任林家主母,连个花瓶都当不了。
大长老也和她商量了,如果治不好安柔瑾,安柔瑾就必须要下堂。
三个小时的选举很快过去,结果也是现场出的。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上方的牌子上。
名次是倒数着出的,从第六到第一。
谢家被推举的两个人,连前三都没有进。
月家只推荐了一个人,排在第三。
谢家主神色沉了沉,转头,皮笑肉不笑:“锦云,看来你们林家这一次还真是有备而来,这供奉的位置,要到林家手上了。”
“哪里。”林锦云淡淡,“各凭实力罢了。”
他喝了一口茶,接着看。
第二:林锦玄。
林锦玄,就是林锦云的弟弟。
谢家主啧笑了一声:“锦云,你们林家不行啊,我还以为是第一呢。”
林锦云皱眉。
这时,护卫又把写第一的木牌放了上去。
第一:睡觉。
嬴子衿:“……”
她爸这个取名方式,太划水了。
眠,睡觉。
很可以。
“夭夭,真厉害。”傅昀深也看到了,他唇弯起,“再过几年,我是真要打不过你了。”
温风眠的古武天赋恢复了后,固然很强。
但要是没有嬴子衿的指导,他的古武修为不可能进展的那么快。
嬴子衿沉默了一瞬:“你不好奇?”
“好奇啊。”傅昀深挑眉,“那又怎么样,不还是我家姑娘。”
顿了顿,他轻笑:“我也有秘密。”
“你和伯父先回家。”傅昀深摸了摸她的头,“我处理一下司法堂的事情。”
嬴子衿颔首,拿出一张3D打印机制造出来的人皮面具戴上,很光明正大地从门口出去。
她对供奉的选举没什么感触,但其他古武家族都被震动了。
因为他们都知道,“睡觉”这两个字肯定不是真名,只是一个代号。
司法堂拥有代号的并不多,满打满算不会超过五个。
最出名的一个,就是“影”这个代号。
古武界的几大家族都知道,影在司法堂的地位和权力等同于长老,但他又不是长老。
他的出现,是在几年前,很突然,但所有长老又都默认了他的存在。
他的手下和他本人,都戴着面具,不露真容。
知道影真面目的很少。
唯一能够确定的是,影是一个年轻的男人,古武修为要在百年以上。
谢家一直怀疑,影有可能是武道联盟那边的,毕竟就连谢家也没有培养出这样的年轻高手来。
谢家主冷着脸出去,气压低沉。
林锦云看着“睡觉”这两个字,眉头紧锁,他去了司法堂里面。
得到了允可之后,他才进去。
林锦云的态度很尊敬:“敢问这一次的供奉,是跟您有关?能问问是哪一家的么?”
傅昀深偏头,面具遮住眉眼,不露半分。
他似笑非笑,语气淡薄:“你这是在问我?”
林锦云心里一突,神色变了变,还是低头了:“不敢。”
林家执着于供奉的位置,其中有一个原因,就是因为傅昀深。
傅昀深的修为放在整个古武界,确实算不得高。
毕竟那些祖宗辈的,动辄就是两三百年的修为。
修炼时间在那里摆着,不可逾越。
他们只要出手,随随便便就能够斩杀任何天才后辈。
可傅昀深背靠司法堂,确实不好惹。
但要是林家也在司法堂有人,就要轻松不少了。
林锦云退出去,叹气。
看来只能等到时候新供奉上位,看看能不能去结交了。
**
10月28日,都灵大学的小组抵达帝都大学,同样是五个人。
“嗨,安禾小姐。”一个金发的年轻人上前,风度翩翩,“我是盖伊,去年我们见过的。”
“我记得。”颜安禾笑了笑,“没想到这一次负责交流的人有你。”
“明年就毕业了,所以趁着还没毕业前来一趟华国。”盖伊说着,一眼却注意到了桌子旁的女孩。
他很惊艳:“这位是?”
“她?”颜安禾淡淡,“学生化的,可能会一点医术吧,要不然谷教授也不会把她招来了。”
“学生化的?”盖伊挺惊讶,“你们医学系没人了?”
颜安禾只是笑:“谁知道呢。”
门又一次被推开。
学生们都坐直了,包括盖伊在内。
嬴子衿还拿着杯子,她转头去看,神情微顿,眉挑起。
这个世界还挺小的,真是太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