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668b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團寵她重生後隱婚了笔趣-第196章 默默的記上一筆鑒賞-9opx3

團寵她重生後隱婚了
小說推薦團寵她重生後隱婚了
安诺听着,惊心动魄的,试着往苏慕许身边凑,温柔的问:“头还疼的厉害吗?”
苏慕许点头,没有躲开安诺伸来揉她头发的手,很是委屈:“疼,还有点沉。安诺哥哥,我怎么了?我不记得我有受伤啊。”
他说完,特意瞥了顾谨遇一眼,明显的嫌恶。
顾谨遇稳坐着,明知道她是在演戏,心还是疼了起来。
不是怨她,一直都知道她是爱闹爱玩的性子,想到哪儿是哪儿,不会特意克制自己的行为,所以她说是玩一把失忆梗的时候,他根本没想过反对。
会有不高兴的地方,比如现在,她又喊安诺哥哥,还用以前的目光看他。
不得不说,演技太好了,他的心被扎的生疼。
安诺更加激动,没有表现出来,试着对顾谨遇说:“顾总,麻烦让一让好吗?”
苏慕许翻了个白眼,对安诺道:“他为什么会在?是我哥哥让他来的吗?”
安诺巴不得苏慕许忘掉了这半年来的事,只心疼的望着苏慕许,摇了摇头:“不知道。”
顾谨遇退到了一旁,静静的站着,默默的想自己应该怎么演,才能不反常,又不影响她玩这一把失忆梗。
如果她没有告诉他,他此刻怕是已经疯了。
得到再失去,向来比得不到更令人痛苦。
他尝到了和她在一起的甜,若再失去她,会痛不欲生。
安诺坐在了病床边上,指尖不受控制的颤抖。
这是上天可怜他,给他的机会吗?
她选择性失忆,还会恢复记忆吗?
乔珺雅说她极有可能是在装,真的是吗?
游戏人间:小人物
他心里有很多问题冒出来,很快被苏慕许依赖的目光通通击退。
哪怕是假的,对他来说也求之不得。
苏慕许喊着安诺哥哥,问着心底的疑问,并不好奇他会如何圆场,倒是看出他心底有所疑虑,似乎不相信她真的失忆了。
也是,额头只是撞破了,骨头都没伤着,也没当场晕过去,脑部CT也没显示有脑出血,按理说是不可能失忆的。
可他明显宁肯她真的选择性失忆,那么,她就能继续演下去。
安诺模棱两可的说:“许许,你先休息,没出什么事,就是出了个小车祸,你很快就会好的。”
苏慕许嗯了一声,又问:“珺雅呢?”
血染的風采之王者歸來 敖誌民
安诺:“她伤到了胳膊,在做手术。”
苏慕许很是焦急关切:“严重吗?”
安诺更加愿意相信苏慕许失忆了,越发欢喜,摇着头说:“不严重,就摔着了胳膊,还能自己走路。”
苏慕许特别想笑,乔珺雅胳膊都摔断了,饶是穿了黑色的长袖连衣裙,她也看出了血迹一大片一大片的。
还有腿,走路的时候一瘸一拐的,皮外伤绝对比她额头的伤重。
其实说是被车撞到的,倒不如说她被吓的太狠,自己摔倒,磕到了马路牙子,车都不一定挨到她。
苏慕许假装头晕,闭上眼睛,哼哼嗨嗨的,再次掀开眼皮时,厌烦的看了顾谨遇一眼,不悦的道:“你怎么还不走?不知道我讨厌你吗?我全家上上下下都知道我讨厌你,每次你来的时候都会想办法让我不看到你,你来这里干什么?”
顾谨遇面无表情的站着,看似无动于衷,只有他自己知道,牙齿咬的发疼。
雨落清風
他沉默不语,站着不动,有那么点后悔同意配合她。
想要收拾乔珺雅和安诺的方法很多,没必要这么费时费事还虐他心。
九天聖皇
想来她是贪图有趣,只当跟以前恶作剧一样,并没有想到他心理没那么强大。
再强大,面对爱的人,又像以前那样冷漠厌恶的对他,宛若回到了过去,怎么可能平静。
我有壹片山林
顾谨遇看向安诺,“你是不是很开心?”
安诺背对着顾谨遇,心里一直惶惶不安,喜忧参半。
喜的是许许又回到了从前信任他依赖他的样子。
忧的是顾谨遇真的爱上了许许,肯定不会轻易放弃。
以顾谨遇的才华和心机,即使许许忘了他,只要他想,他肯定还能让许许爱上他。
想到这里,他就害怕。
妖孽仙医 七月青果
“你问谁?”苏慕许瞅着顾谨遇,“你听不懂人话吗?我让你离开这里,看着你就烦。”
顾谨遇自嘲的笑了笑,默默在心里记上苏慕许这一笔。
等她玩够了,开心了,过瘾了,就是他一笔一笔找她算账的时候!
史前崛起 芒果青
到时候,叫她哭着说再也不敢了,好好给她上一课!
顾谨遇没有回应,完全符合他半年前的人设,慢条斯理的掏出手机,给苏慕白打了电话,接着给许辰打了电话。
苏慕白带着两位弟弟正在机场,等着登机,得知小妹受了伤,记忆还回到了十七岁,脸白了白,不太敢相信。
顾谨遇给许辰打电话的时候,苏慕白也打给了苏慕许,直接问她:“许许,你十八岁生日礼物想要什么?”
苏慕许:“大哥,我十八岁生日还早着呢,你让我慢慢想呀,我现在头疼的厉害。大哥,我二哥三哥呢?他们也出差了吗?”
苏慕白觉着这一点也不像是失忆的样子,但顾谨遇那么说,他也拿不准是真的,还是小妹在骗顾谨遇。
他对苏慕许说:“你好好休息,我们马上登机,很快就回去了。”
苏慕许又瞅了顾谨遇一眼,故意抬高声音向苏慕白告状:“大哥,你哥们顾谨遇也在这儿,撵都撵不走,好烦。我看他是胆子肥了,抱着你们的大腿,不知道自己是谁了,连我也不放在眼里。你跟他说,我看着他就烦,让他赶紧走。”
苏慕白:“……小妹,你认真的吗?”
这些话,不管是真失忆还是假失忆,都是往谨遇心窝子上戳刀子啊!
苏慕许:“快打电话跟他呀,好烦。”
顾谨遇这边刚跟许辰简单说明了出车祸和记忆缺失的情况,苏慕白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他什么也没问,心疼的安慰顾谨遇:“谨遇,你先别难过,我觉得这事反常,小妹以前是讨厌你,但从来不会说的这么直白,因为他知道我们七个把你当真朋友,顶多避着你,不会在我面前这么无礼。我想她是装的,是不是安诺也在?”
顾谨遇:“嗯,安诺在。”
苏慕白放下心来:“那肯定是装的了。这样,你喊许家那四个先过去陪着,千万别钻牛角尖虐自己。你也知道,我小妹爱闹,我们先不管她,等她闹完了,我肯定说她,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