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bh1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東晉北府一丘八 線上看-第二千五百二十七章 後燕滅國北燕立鑒賞-fmlgm

東晉北府一丘八
小說推薦東晉北府一丘八
刘裕坐起了身,看着慕容兰,正色道:“阿兰,我起兵反桓是为了解天下百姓倒悬之苦,也是为我们北府军受到屠戮的同袍们报仇雪恨,说得自私一点,也是为了自保,因为桓玄必不容我们,可是对南燕,我并没有这样非打不可的理由。我并不是为了自己的私心或者是功业而挑起战争,你跟了我这么多年,对我这点也不了解吗?”
慕容兰幽幽地叹道:“我认识你的第一天,你就是把汉胡不两立,誓要收回北方失地挂在嘴上,当年你不过一个京口村夫尚且如此,现在你手握大权,成为整个晋国的主宰,可以调动几万大军,几十万民夫来实现你的梦想,一纸休战和约,不可能让你真正放弃出兵的打算,狼哥哥,何必这样自欺欺人?”
刘裕正色道:“我年少时想要北伐诸胡,收复失地,只是因为我相信在北方胡人的统治之下,汉人生不如死,需要我们去解救,自幼以来,不停地目睹一批批流民南下,听他们说在北方的悲惨经历,更是强化了我的这种意识,但现在,至少以前几年的南燕,汉人并非活不下去,反倒是大晋内战时,逃往北方的百姓也为数不少,儿时的口号和梦想,已经不再是我现在必须要做的事,毕竟,我要对大晋的子民负责,如果让他们没有必要的情况下陷入战乱,遭遇痛苦,那我跟桓玄,又有何区别?”
慕容兰一动不动地看着刘裕:“你真的可以不主动起兵开战?”
村婦清貧樂 霜晨
刘裕叹了口气:“江北的情况你也看到了,民众并不愿意有战事发生,作为百姓,能安居乐业,太太平平的,就是最大的幸福,我不可能强行地逆民意而行事。桓玄之所以会失败,就在于他违背天下人心,虽然他没有北伐开战,但是他横征暴敛,满足他和他周围那些蛀虫的一已私欲,这才会天怒人怨。而我,现在打了这么多年仗,人心思安,要是一意孤行地挑起战争,也只会跟桓玄一样的结果。”
说到这里,刘裕顿了顿,看着慕容兰:“其实南燕也是一样,这些年区区一州之地,却是长年维持几十万大军的规模,慕容超上任以来,又是营造宫室,又是修筑城池,使用民力无度,也为了巩固权力,诛灭异已,几次兴兵讨伐各地藩王大将,这中间,你也出力不少吧。”
天降搗蛋良人
霸天 大叶
慕容兰点了点头:“是的,慕容法,段宏这些人,手握重兵,又对阿超不服,不先行消灭,以后早晚会有大乱,之前大燕的灭亡,不就是对慕容麟这样的人一直纵容而导致的吗?我亲身经历过这样的事,不能再犯同样的错误了。阿超虽然不如小哥他们远矣,但毕竟,毕竟是小哥亲自确立的太子,我作为姑姑,有责任也有义务扶他坐稳皇位,不然,南燕会再一次地内乱!”
刘裕叹了口气:“现在名义上的后燕也已经亡了,成了北燕。慕容盛当年虽然平定了兰汗之乱,恢复了后燕,但是他很快在宫廷内乱中被人暗杀,然后燕人又立你大哥慕容垂的幼弟慕容熙为帝,这个慕容熙,又继承了慕容宝的昏庸与放荡淫邪,不顾国事,成天和前秦宗室苻谟的两个爱女在一起私混,甚至,还在大苻氏死后下葬之时,当着全城军民的面,跳进棺材里再次跟尸体野合,这种违背人伦之举,实在是震惊天下!”
妖怪公寓
慕容兰的脸微微一红,叹道:“阿熙确实太过荒唐,淫乱无度不说,还在境内横征暴敛,他不去卧薪尝胆,整兵报仇,攻打仇国北魏,却是去一次次地攻打邻国高句丽,又因为指挥无方,屡次战败,弄得国内民怨沸腾,最后,慕容宝的养子慕容云,起兵反叛,杀了阿熙,一并诛灭了我慕容氏所有的宗室后代,可叹我们慕容家横行天下几百年,到最后,反而在辽东的老农那里,被人灭国,而灭我慕容氏的,却是收留的高丽养子慕容云!”
刘裕点了点头:“你这样地扶助南燕,恐怕也是因为后燕给灭,慕容云改回高姓,然后这个高云又给冯氏一族的冯跋兄弟所杀,原来的后燕,至此也彻底改名北燕,成了冯氏之国,而这南燕,则是仅存的慕容氏国家了,你为了保这南燕不灭,不惜来刺我,我也可以理解。”
杜家小娘子
慕容兰看着刘裕,轻声道:“有时候我在做梦,梦见我们又回到了草原,你不再是手握大军的大将军,我也不再是什么燕国公主,我们可以放下一切,改名换姓,就这样快乐地过下去,但是梦一醒,永远是奢望!”
刘裕正色道:“阿兰,我还是那句话,我们不必一定要做敌人,现在后燕已灭,辽东永失,你们再也不可能回到草原了,慕容氏,乃至你们所有鲜卑部落的前途,只剩下一个,那就是永居中原汉地,成为汉人一样的农夫,编户齐民。慕容超显然没有这个才能,而且他现在还认不清楚形势,野心勃勃,只怕再过几年,不是我要打他,而是他想要来找我。这回我把诸葛长民和三支北府军派往淮北,就是让他断了这种来抢劫的念头,一旦他先动手,那大晋上下必然群情激愤,到那个时候,就不是我不想打,就能阻止得了的!”
溺宠小萌妃
慕容兰咬了咬牙:“阿超是皇帝,他跟我的关系,现在远远没有跟公孙五楼的亲近,你说得不错,我也相信有一天,他会主动出击,所以,我管不了他,只有来刺你,不管大晋会不会报复,如果,如果你这个天下名将不在,也许南燕,还可以活下来。”
刘裕摇了摇头:“阿兰啊阿兰,你怎么这样幼稚?就算我不在了,大晋还有希乐,还有无忌,还有阿寿,还有这么多能征善战的北府军将士,难道他们就不能灭了慕容超?你想刺我,只是徒劳地想要尽作为慕容氏子孙的最后一点义务,以此求得内心的平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