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7rgy好看的都市异能 催妝 西子情-第五章 頭疼(三更)閲讀-6y6h4

催妝
小說推薦催妝
宴轻被气笑了。
他看着凌云扬,盯着他的眼睛,慢悠悠地说,“四舅兄,你觉得我的眼睛是瞎的吗?我未婚妻的画风,我会认不出来?她从小浸淫画技,早已自成一体,如此画风,绵中带柔,柔中带刚,虚中有实,千变万化,就算是当时大画师,也不见得能模仿的出来她的画,你所说的琉璃,她根本不爱画,她是个武痴,心中脑中只有她的剑,是决计模仿不出来的。”
大清絲路
魂燃塵煙
凌云扬:“……”
完蛋了,他遇到对手了!
对手太强大,眼神太犀利,心又太精明,眼睛又不瞎,并且十分不好糊弄。这还能让他说什么?
他泄气,对宴轻指控,“你就不能信我一回?”
宴轻叹气,“我也想信四舅兄一回,但我不是个会曲解事实的人,我眼睛里看到什么,就是看到什么,做不到弄虚作假。”
凌云扬:“……”
你不是我妹夫,你是爷!
他无话可说了,只能说,“那就算是我妹妹画的,你再认真看看,这人怎么能是二殿下?他小时候长这个样子吗?还站在桃花下,这是哪里的桃花?他竟然还在笑?他那个人,会笑吗?”
不给宴轻开口,他又说,“况且,我妹妹从小被我大伯母教导严苛,每日里都被安排满满的课业,她十三岁之前,都没怎么出过府,怎么认识二殿下的?你一定是看错了,这大约就是……”
他强硬盖章,“大约就是跟二殿下长的有点儿像的我凌家族里哪个族亲兄弟吧!”
宴轻无语,“四舅兄,我说了,我不瞎,萧枕那个人,化成灰我都能认出来,这画里的人,就是他。”
凌云扬惊骇,“二殿下化成灰你都能认出来,你与他有什么深仇大恨?”
宴轻似乎站的累了,靠在书架上,懒洋洋地说,“的确有那么点儿深仇大恨,他当街拦着我,让我别沾染不该沾染的女人,半夜里莫名其妙上我的门,将我从头嫌弃到尾算不算?”
凌云扬:“……”
萧枕还有过这种操作?
他摸摸鼻子,站在宴轻的角度,换位思考地想了想,若是有谁当街拦了他,让他别沾染不该沾染的女人,比如那个女人是他心仪的张乐雪,他得一脚踹回去,若是有谁大半夜的找上他的门,将他从头嫌弃到脚,他估计得将人揍出去。
他于是肯定地点点头,“算吧!”
他实在说不出不算的话来,某些方面,他与宴轻是一样的人,都喜欢做纨绔嘛,性格方面,他们聊的这么投机,自然有合拍点的。
宴轻得到了肯定,心情看起来好极了,弯着嘴角说,“就是啊,所以,四舅兄,你说,我能不认识这画里的人是他吗?化成灰,我都能认得出来。”
凌云扬没话说了。
他头疼的不行,是真的头疼了,“那、那我也不知道了。”
宴轻叹了口气,“看来她心仪的人是萧枕了,否则怎么会有他的画像?是不是我与秦桓喝醉酒做错了事情?以至于,她婚约不能自主,不能嫁给萧枕?”
凌云扬吓坏了,连连摇头,“不是不是,二殿下绝对不是七妹心仪的人。”
若是妹妹心仪二殿下,又何必费尽心机算计宴轻这个长的好看且独一无二好看的家伙呢。
宴轻疑惑,“四舅兄不是不知道吗?怎么如今又摇头了?你到底是知道,还是不知道?别喝酒喝的脑子不清醒了,这可是十分要紧的大事儿,马虎不得。”
凌云扬一屁股坐在地上,“妹夫,你也喝了那么多酒,就不头疼吗?”
“不疼。”
凌云扬挽救,“我听说你不是不能吟诗作赋,也不能看书看画看任何与书卷有关的东西吗?”
宴轻给他解惑,“上次她带我去栖云山,见到了曾大夫,曾大夫正在给我医治,我已经能看了,只不过不想被人知道,所以,一直没对外透露,四舅兄不是外人,我今日告诉你了,你可得给我保守秘密。”
凌云扬:“……”
他算是服了,他直接地说,“我头疼。”
“那四舅兄去休息吧!我一会儿去问三舅兄好了,三舅兄睡一会儿,大约就酒醒了,他没喝多少。”宴轻叹气。
凌云扬不敢头疼了,立即说,“三哥没什么酒量,喝几杯酒,就能睡一夜,你还是别去找他了,他醒不了。”
宴轻点头,十分乖觉听话懂事儿,“那我明日再问他吧!”
凌云扬摇头,“你可别!”
他认,他认了还不行吗?果然如七妹所说,这就是个小祖宗。
他对宴轻招手,“来,妹夫,你坐下来,我似乎又不头疼了,咱们俩慢慢说。”
宴轻点头,坐在了地毯上,认真地说,“若是四舅兄知道,还请说的详细些,俗话说,坏人姻缘,可是要遭天打雷劈的,我活的好好的,可不想被雷劈。”
凌云扬深吸一口气,“你放心吧!老天爷打雷劈我也不劈你。”
他以后再也不喝酒了,行不行?喝酒就闯祸,以后还喝什么酒?戒了!戒了!
宴轻摇头,一本正经,“四舅兄这么好的人,从来不做坏事情,老天爷怎么会劈你呢?你连未婚妻都没有,何谈破坏人姻缘?”
凌云扬只觉得被一口刀扎到了心坎上,险些吐血,他瞪眼,“你有未婚妻,很了不起吗?”
宴轻点头,“是的吧!”
他有个了不起的未婚妻,从六岁开始,就懂得知恩图报,帮着人家争夺皇位了。还画了人家十二三岁时的画像,那画像显然是在九华寺后山的桃花林画的,能让萧枕笑成那样,她是给萧枕吃了蜂蜜吗?可不是了不起吗?
凌云扬看着宴轻,一时无语,不想跟他说话了。
他怎么从来不知道,宴轻能气死个人?郁闷死个人?他这么不讨人喜欢,是怎么让他七妹喜欢上的?难道就凭着他这张脸,打遍天下无敌手吗?
他盯着宴轻的脸,实锤了,这张脸还真是独一无二能打遍天下无敌手。
他败下阵来,“好吧,你很了不起,我没有未婚妻,喜欢的人至今都没敢找人家说一句话,是没你厉害。”
洪荒長生問道 虛月01
守護甜心之不想復仇的心 安幽雨
宴轻没想到还有这个意外收获,他很难想象凌云扬这样的家伙,也有心仪的人,他问,“你喜欢谁?”
哪个女人这么倒霉!
凌云扬这时觉得只要不说萧枕,不说他妹妹,说什么都好,哪怕是他的心仪之人张乐雪,他也乐意往出说。
于是,他直接说,“张乐雪啊。”
“张乐雪是谁?”宴轻问。
凌云扬:“……”
他满脸问号,瞪着他,“他不是你武功师傅张客的孙女吗?你竟然不认识?”
吸血鬼恋人
宴轻想了想,似乎想了好一阵子,才哦了一声,“有点儿印象。”
凌云扬:“……”
他服了。
世界上怎么有宴轻这样的人?是不是女人在他眼里,还不及一匹马一头鹿或者一坛酒一盏茶?
他问,“你怎么只能是有点儿印象?”
網王兄長 牛喵喵
“那还能是什么?”宴轻漫不经心,“你也说了,张客是我的武功师傅,又不是我爷爷,我还能记住他孙女长什么样儿?那居心何在?”
凌云扬竟然奇迹般地被说服了,点头,“说得也是。”
若是宴轻对别的女人有什么居心的话,那还有他妹妹什么事儿啊?
他问宴轻,“你与张家,如今还有来往吗?”
他七妹虽然说等嫁了宴轻之后,与张家能牵上线,让他有机会认识张乐雪,并且给他牵牵线,但如今计划赶不上变化,他只能自己趁机问问宴轻了。
“没了。”宴轻很干脆,似乎看出了凌云扬的想法,很直接地说,“我做纨绔后,与文武师傅和他们的家里,都断绝了关系,连师徒关系都断绝了的,你就别想了。”
凌云扬哀呼一声。
宴轻看着他一下子垮下的脸,不是十分理解,“不就是个女人吗?有什么可惦记的?”
凌云扬差点儿跳起来,指着宴轻,“你能说出这话,就是证明你还没喜欢上我妹妹。你觉得你在我面前,说这话合适吗?”
什么叫做不就是一个女人吗?
他瞪着宴轻,“若是把我妹妹换掉,随便换成一个女人,你说,你还娶吗?”
宴轻顿了一下,嫌弃地说,“不娶。”
凌云扬翻白眼,“这不就得了?所以说,那个人,是无可替代的。你懂不懂?不懂多看点儿画本子。”
宴轻被拐带的偏了偏,“画本子有什么用?”
“教你怎么学会喜欢一个人啊,笨蛋。”凌云扬从地上爬起来,走到书架前,认真地挑了又挑,挑出了一本画本子递给宴轻,“喏,给你,就这本。”
宴轻接过来一看,画本子上写着《逃跑新娘》,他无言了一会儿,扔回给凌云扬,“你自己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