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i0v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陽壽已欠費 愛下-第四百九十六章 山寨人間鑒賞-9b8m8

陽壽已欠費
小說推薦陽壽已欠費
李闻在海水中下潜了很久,始终没有找到所谓的能收集一切念力的东西。
他对吴能说:“太难了,我找不到。”
吴能说:“可能是我们的探测手段有问题。我试着做了一个探测器,你要不要试试?”
李闻说:“可以啊,那就试试吧。”
吴能交给李闻一个网兜。
这网兜有点像是捞鱼的东西。
吴能说:“过一会,你在海水中挥舞一下。”
“这网兜是用麻织成的,结实耐用,最关键的是,能很好的兜住念力。我这边连接着一个显示器。如果某个方向的念力特别多,就说明那样东西在那个方向了。”
李闻点了点头:“不错,很不错。就这么办吧。”
于是,他握着网兜在海水中挥舞。
挾天
很快,吴能说:“在西北方向。”
于是,李闻沿着海水向西北方向飘过去。
在半路上的时候,李闻不断地挥舞网兜,吴能则不断的修正方向。
吴能对李闻说:“我记得咱们之前聊过,那个大能有可能藏在月亮附近。”
李闻说:“咱们先在海底找找,如果找不到,再去那边找。不过我觉得,源头在人间的可能性更大。”
“如果真在月亮附近,可能涉及到时空概念,现在的我还掌控不了。”
吴能哦了一声。
几分钟后,李闻已经到了地方。
他看到了一个大漩涡,海水源源不断的涌入到这个漩涡当中去,而在海水当中,也掺杂着很多念力。
这个漩涡像是海中的黑洞一样,吞噬着一切。
李闻向吴能描述了一下漩涡,然后说道:“咱们是不是估计错了?这根本不是什么源头,只是自然形成的,可以吞噬念力的一种特殊地形罢了。”
吴能说:“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不过,这种特殊的地形,也很值得研究。”
李闻缓缓的靠近这个漩涡,一边靠近,一边用精神力描绘自己看到的东西。
忽然,他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吸力传来,让他无法抗拒。
他努力的向后退,但是紧接着他骇人的发现,这根本没有用。
那吸力强大无比,李闻的身体一直在一点点的向前挪动。
最后,速度越来越快,他掉到了漩涡当中。
“靠。”李闻暗骂了一声。
在这一瞬间,他感觉自己的念力正在被抽取出来。
几乎在短短时间内,李闻变成了一个没有感情的人。
但是下一秒,他又对一种模糊不定的东西,有了一种莫名其妙的崇拜感。
李闻的理智知道,自己并不崇拜这种东西,但是他的情感让他产生了崇拜,挥之不去。
李闻闭着眼睛想了想,那种东西像是一只眼睛。
眼睛崇拜?
李闻还没有想清楚,忽然嗡的一声,掉进了一个奇怪的世界当中。
李闻向周围张望了一番,发现这个世界很诡异。
其实来这里之前,李闻已经设想过很多次这个世界是什么样子的了,唯独没想到会是这样的,这个世界太正常了,里面熙熙攘攘,生活着很多人。
很多正常人。
李闻一脸茫然的看着他们。
很快,李闻成了这些人的中心。
这些人都一脸惊奇的看着李闻,好像在看什么从来没有见过的稀罕物。
李闻说:“你们看什么?”
这些人说:“你和我们不一样。”
李闻问:“哪里不一样了?”
傲世劫
这些人摇了摇头:“不知道,可是感觉就是不一样。”
李闻又问:“这里是什么地方?”
这些人说:“这里是人间啊。”
李闻眉头紧皱:“人间?不可能吧?”
他想要迅速的走遍这个世界,看看这里到底怎么回事。
可是很快李闻发现,他的力量在这里似乎消失了。
也不是消失了,就像是一个大力士,到了一个重力超乎寻常大的星球,就像是忽然变成了婴儿一样。
李闻无奈,只能以一个普通人的身份,在这里观察。
结果李闻惊讶的发现,这里还真的有可能是人间,
首先,这里的人的姓氏。
他们的姓氏和人间的姓氏一模一样,然后是他们的语言,他们的文字,甚至于他们口中的山川河流。
李闻特地找到了淮城,还真的看到了一模一样的建筑,一模一样的景观。
甚至看到了一模一样的人。
当李闻坐在永康精神病院,看着对面的钱院长的时候,他彻底惊呆了。
“这……难道我进入漩涡中之后,又糊里糊涂的出来了?又回到永康精神病院了?”李闻彻底茫然了。
“可是,如果这一切是真的,我的力量哪去了?为什么我在这里一点实力都没有了?”李闻有点纳闷的问吴能。
这种时候,一人计长两人计短,有个商量的人总是好的。
吴能思索良久,对李闻说道:“我觉得,这里有可能真的就是人间。至于你的实力去哪了。也许你进入那漩涡的时候,被一个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东西给收走了。”
李闻嗯了一声,说道:“你这话也有道理。不过……我怎么觉得这里透着一股子假呢?”
吴能说:“也有可能这个世界就是假的。只是你还没有看出来而已。”
李闻看着整座淮城,幽幽的说:“如果这东西是假的,那假的也太像是真的了。”
一连几天,李闻都在探究这地方的真假。
直到他遇到了一个人。
他自己。
李闻看到了一个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而这个人还颇受欢迎。
李闻最后发现,这个世界根本不是人间,而是山寨版的人间,这里的一切东西,都是模仿人间存在的。
包括这个假李闻。
李闻想要抓了假李闻,问个清楚,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但是李闻稍微试探了一下就发现,根本没有这个可能。自己不是假李闻的对手。
假李闻,在这里也能超级大能,而李闻自己,已经失去了力量。
慢慢慢慢爱上你 唐多令
可以说,只要假李闻想,随时可以要了李闻的命。
看来,力敌是不行了,只能智取了。
但是智取的话……李闻想破头夜想不明白,一个凡人怎么能威胁到超级大能。
最后李闻决定从老祖宗的教训中吸取经验。
兵法有云,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既然如此,那就先打听一下这个世界的运行规则,也许能从其中找到些漏洞,对付假李闻呢。
想到这里,李闻打算抓一个本地人,严刑拷打一番。
李闻想了想,凭借自己的实力,在这里打男人是不行了,那就试试女人吧。
想到这里,李闻选择了一个女人。
这女人留着短发,身材不高,走起路来蹦蹦跳跳的,好像很可爱的样子。
李闻觉得这种娃娃脸的小萝莉比较好欺负,于是大叫一声,跳了出来。
小萝莉果然害怕了,吓得哇哇大叫,闭着眼睛拳打脚踢。
有一拳不偏不倚,正好打在李闻身上。
李闻顿时觉得四肢百骸都要碎掉了,然后他趴在地上,几次挣扎都没有挣扎起来。
而那小萝莉自始至终都没有睁开眼睛,她哇哇的哭着跑走了。
李闻看着小萝莉离开的方向,心中有苦难言: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刚才那小丫头是天生神力吗?
李闻缓缓地从地上爬了起来。
结果他看到有个小屁孩,正在一脸奇怪的看着他。
李闻怒气冲冲的说:“看什么看?没见过人挨打吗?”
小屁孩却不回答,依然很好奇的看着他。
这种眼神,让李闻想起来了动物园看猴的经历。
以前他是看猴的人,现在他变成了猴被人看。这种感觉可不好。
李闻想了想,决定拿这小孩下手,立立威。
他快步走到小孩面前,一伸手,把他书包里的作业撕了。
小孩似乎反应慢半拍,看着地上的碎纸。
紫魅惑:诱人妖精快入怀 麻麻说我很萌i
小孩忽然哇的一声,哭了。
李闻笑呵呵的说:“过一会,我问什么你答什么,否则的话,我让你一辈子交不了作业。我天天在你们学校门口守着,只要你去交作业,我就给你撕了。”
小孩哭的更伤心了。
然后,他哭喊着向家中跑去:“妈妈,有人欺负我。”
李闻冲过去抓住了小孩的手,谁知道小孩跑的太激动了,根本没有注意到李闻,胳膊一甩,李闻直接飞了出去,撞在对面的墙上。
李闻:“……”
他艰难的爬起来,发现小孩已经跑远了。
李闻坐在墙角,双手抱膝,一脸委屈。
“难道,我连一个没写完作业的小屁孩都打不过吗?那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李闻忽然间有点抑郁了。
他没有再贸然出手,而是静静的观察着。
李闻发现,这个世界的人,好像都力大无穷。
他亲眼看见,有个人的拖拉机没油了。他干脆把钢丝绳绑在自己身上,然后拽着拖拉机走。
这人的手法很娴熟,显然经常干这件事。
而这人拖拽拖拉机的时候,也没有一丁点吃力的感觉,好像拖拉机这点分量,在他看来根本不算什么。
李闻又看到了一个盖房子的人。
这人独自一人扛着一根手腕粗的钢筋,走起路来面不红气不喘,好像肩膀上抗的不是钢筋,而是木棍。
就算是木棍,也不能这么轻松写意吧?
最后李闻确定了,这个世界有问题,这个世界的人都是变态。
在这样的世界当中,怎么抓俘虏?怎么问出情报来?李闻有点头疼了。
想到这里,李闻选择了一个女人。
这女人留着短发,身材不高,走起路来蹦蹦跳跳的,好像很可爱的样子。
李闻觉得这种娃娃脸的小萝莉比较好欺负,于是大叫一声,跳了出来。
小萝莉果然害怕了,吓得哇哇大叫,闭着眼睛拳打脚踢。
有一拳不偏不倚,正好打在李闻身上。
李闻顿时觉得四肢百骸都要碎掉了,然后他趴在地上,几次挣扎都没有挣扎起来。
而那小萝莉自始至终都没有睁开眼睛,她哇哇的哭着跑走了。
李闻看着小萝莉离开的方向,心中有苦难言: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刚才那小丫头是天生神力吗?
李闻缓缓地从地上爬了起来。
结果他看到有个小屁孩,正在一脸奇怪的看着他。
李闻怒气冲冲的说:“看什么看?没见过人挨打吗?”
小屁孩却不回答,依然很好奇的看着他。
这种眼神,让李闻想起来了动物园看猴的经历。
凌之季 左一步
以前他是看猴的人,现在他变成了猴被人看。这种感觉可不好。
李闻想了想,决定拿这小孩下手,立立威。
他快步走到小孩面前,一伸手,把他书包里的作业撕了。
小孩似乎反应慢半拍,看着地上的碎纸。
重生之 不信天上掉餡
小孩忽然哇的一声,哭了。
李闻笑呵呵的说:“过一会,我问什么你答什么,否则的话,我让你一辈子交不了作业。我天天在你们学校门口守着,只要你去交作业,我就给你撕了。”
小孩哭的更伤心了。
然后,他哭喊着向家中跑去:“妈妈,有人欺负我。”
李闻冲过去抓住了小孩的手,谁知道小孩跑的太激动了,根本没有注意到李闻,胳膊一甩,李闻直接飞了出去,撞在对面的墙上。
李闻:“……”
他艰难的爬起来,发现小孩已经跑远了。
李闻坐在墙角,双手抱膝,一脸委屈。
“难道,我连一个没写完作业的小屁孩都打不过吗?那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李闻忽然间有点抑郁了。
他没有再贸然出手,而是静静的观察着。
李闻发现,这个世界的人,好像都力大无穷。
他亲眼看见,有个人的拖拉机没油了。他干脆把钢丝绳绑在自己身上,然后拽着拖拉机走。
这人的手法很娴熟,显然经常干这件事。
而这人拖拽拖拉机的时候,也没有一丁点吃力的感觉,好像拖拉机这点分量,在他看来根本不算什么。
李闻又看到了一个盖房子的人。
这人独自一人扛着一根手腕粗的钢筋,走起路来面不红气不喘,好像肩膀上抗的不是钢筋,而是木棍。
情深奈何姻缘浅 轻墨然
就算是木棍,也不能这么轻松写意吧?
宠入骨:腹黑前夫撩妻记
最后李闻确定了,这个世界有问题,这个世界的人都是变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