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mpke好看的都市小说 霍格沃茨之血脈巫師討論-第七百九十章 伊凡:沒錯,就是我要對付魔法部!分享-hf6vw

霍格沃茨之血脈巫師
小說推薦霍格沃茨之血脈巫師
“当然,严格来说你没有违反校规,恩……暂时还没有!”
说到这里,乌姆里奇不由的加重了几分语调,“不过这个前提是你必须按照要求,解散那个所谓的学习兴趣小组,并且告诉我……究竟是谁指使你这么做的?”
英雄聯盟悟空傳
“没有人指使我,教授,非要说的话,这是我自行做出的决定。”伊凡耸了耸肩,开口说道。
嫡女藥師:邪王的極品私寵
“谎言!”乌姆里奇大声的呵斥道,一双眸子直勾勾的看着伊凡的脸,似乎想从他的脸上看出些什么来。
她不相信一个十五岁的小巫师,会突发奇想的搞一个百人大集会,并发表一些反对魔法部的言论。
“是不是邓布利多?一定是他在暗中指示你做这一切的,对不对?”乌姆里奇急切又带着一丝期待的问道。
伊凡用一种古怪的视线看着乌姆里奇,随后又突然感兴趣的出言询问道。“好吧,如果我说是,你们会怎么对付他呢?”
兇獸籃球 軒中聽雨
“这么说来,你愿意以证人的身份和我们合作了?哈尔斯先生?”乌姆里奇隐隐有些激动,脸上满是惊喜的神色。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教授……”伊凡不置可否的回应道。
乌姆里奇这才稍稍平息了心里激动的情绪,开口说道。
“如果你说的一切属实,那么我们的邓布利多校长,恐怕是想要逼迫霍格沃茨的学生们进行军事化训练,组建一支童军图谋对抗魔法部长……”
“按照魔法部的管理条例,这是重罪!不出意外的话,他将会被革除校长职务,在阿兹卡班里度过他的余生……”
乌姆里奇一边说着,一边看向伊凡,威胁的意思很是明显。
伊凡并没有在意乌姆里奇眼神,而是继续询问道。“不出意外?可要是出了意外呢?”
“比如,邓布利多下定决心要拿起魔法反抗魔法部……你们又能怎么对付他?”伊凡补充着说道。
他一直很是好奇,原时空里福吉哪来的胆子带人抓捕邓布利多,脑子坏掉了吗?
“魔法部有一百多名傲罗!”乌姆里奇严厉的盯着伊凡,随后又傲慢的继续说道。“邓布利多不可能,也不敢对抗我们,他必须遵守魔法部的法规,接受惩罚,除非……他准备和整个魔法界作对!”
伊凡点了点头,他算是明白了,原来是官僚主义思想在作祟。
这些人平日里习惯了靠秩序、法规压人,下意识就觉得个人没法对抗集体的意志。
再加上邓布利多平日里表现的很温和、很守规矩,就算被预言家日报污蔑为老疯子、糊涂虫都能忍得下来,所以福吉和乌姆里奇才会萌生出一种只要抓到把柄,就可以逮捕邓布利多的错觉。
“我希望你能好好想想哈尔斯!”被伊凡一通询问,乌姆里奇的脸色也变得阴沉了几分,她再度开口说道。
“你的母亲艾西亚最近可不怎么安分,魔法部很清楚她在翻倒巷里搞一些小动作。
但要是你能配合魔法部的工作,作为证人指正邓布利多,那福吉部长或许也可以考虑放你母亲一马,不计较这件事……”
詭聞謎案 鬼家三少
“不计较这件事?”伊凡差点忍不住的笑出声,接着不知道是高兴还是叹息着说道。“我大概明白了,魔法部没有任何办法对付一个超乎规格,并且不守规矩的巫师……”
神雕醉公子 醉卧青阁
“看来你是打定主意跟随邓布利多,对抗魔法部了,对吗?”乌姆里奇刷的一下站了起来,整张脸难看的有些吓人,右手已经握在了魔杖上。
月咏之血族公主殿下
“不不不,你一开始是弄错了一件事!”伊凡摇了摇头,伸手指了指自己,看向乌姆里奇,很是肯定的说道。“让学生们进行集会,以及准备对抗魔法部的人,是我!”
乌姆里奇的脸上满是愕然之色,她似乎突然明白什么,却又好像还是有些疑惑不解,但无论如何乌姆里奇还是第一时间将魔杖给抽了出来。
然而,伊凡比她更快一步,他不需要魔杖,也无需念咒,仅仅是伸出一根手指,手腕上的炼金装置便微微亮了起来。
一道红光在半空中一闪而过,乌姆里奇根本来不及念出防护咒语,只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被大力的撞了一下,手里紧握着的魔杖顷刻间脱手而出,在半空中打着旋,最后落到了伊凡的手上。
电光火石之间,乌姆里奇便已经失去了反抗的能力。
望着面前这个不过十五岁的小巫师,乌姆里奇只感到一股极大的恐惧笼罩在心头,这时候她才想起,对方去年有过正面抗衡一头巨龙的战绩,远不是自己能够应付的。
但即便如此,乌姆里奇也没有服软的意思,反倒厉声的呵斥道。“我可是福吉部长亲自任命的高级调查官,你竟然敢对我动手……”
伊凡也不回话,只是懒洋洋的挥动了刚夺过来的那根魔杖。
“Imperio~(魂魄出窍)”
咒语被念出的那一刻,乌姆里奇便惊恐的尖叫出声。
不过下一秒,乌姆里奇脸上惊恐、愤怒的神色就慢慢的平息了下去,脑海里空空荡荡,身体变得轻飘飘的,心底仿佛有一个声音不断的告诉她,面前这个小巫师是自己最信任、最尊敬的人。
“坐!”伊凡将魔杖随手放到桌上,指了指前方的桌椅,开口说道。
乌姆里奇很快就移动步伐,按照伊凡的吩咐重新坐回了位置上。
一时间似乎一切又回到了最开始的模样,不过这一次主次彻底的调换了过来。
伊凡并没有急着询问,而是将目光放到了面前的桌子上,那里放着一卷羊皮纸和一支细细长长、笔尖特别锋利的黑色羽毛笔。
“这东西是用来对付我的吗?”伊凡好奇的问道。
“不错,哈尔斯先生……”乌姆里奇点了点头,用最为温和的语气解释道。“这只羽毛笔被施加了咒术,会将书写下来的语句刻印在书写者的手腕上。我原本的打算是让您不断抄写【遵守校规校纪】……直到您将这句话铭记在心为止……”
“恩,这样啊……”伊凡恍然大悟,伸手将笔和纸翻转了过来,放置在乌姆里奇的面前。“那还等什么呢?赶紧抄吧!顺带说一说,你是从谁那里知道黑魔法防御术协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