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xt4g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1255再鑄鼎 起點-第827章 薩拉戈薩推薦-yqfzu

1255再鑄鼎
小說推薦1255再鑄鼎
华夏二年,7月29日,阿拉贡,萨拉戈萨。
经过长途跋涉后,朱泾等人终于抵达了阿拉贡国的都城。
万古仙穹 观棋
乔瓦尼和刘见广先行一步,带着向导去了城里的宫廷投拜帖,而朱泾就在河港周边参观了起来。
他带了两个护卫,为了不招致无谓的敌意,没有携带刀剑之类的,只在腰间别了手枪。但他们依然吸引了大量的目光——实在是太引人瞩目了,黑发黑眼的异域面孔,高大的身材,身着轻薄款的红白亮色丝绸风衣,在这遍布尘土的肮脏集市中,在晦暗无神的人群中,简直如同黑夜中的烛火一般显眼。
萨拉戈萨气候干旱,地上固不住土,一阵风吹过,就有漫天的尘土和臭味飘了起来——吹起来的不但有土,还有地上随处可见的人畜粪便的气味。
朱泾眉头一皱,抬袖掩住口鼻,换了个方向继续走过去。那边本来有一群当地人在围观着,但见这衣着华丽得体的三人走来,瞬间唯唯诺诺地走开,生怕冲撞了老爷们。
“倒是识相。”朱泾微微摇了摇头,继续走着。
他见这条街卖的还是谷物一类的东西,和之前的差不多,看来也是没什么特别的了,于是就返回了河边。
他们雇来的船还停在河边,不过他不想上去——与自家整天打扫得干干净净的舰船不同,这些本地船只卫生习惯很差,船主和船员几乎不洗澡,舱内散发着臭味。之前是赶路没办法,现在都到地方了,还是别进去受罪的好。
有一名随船而来的唐姓画师正在一处树荫下架起了画板,描绘这乏味的异域风情,朱泾过去看了看,终于起了些雅兴。
于是,他让护卫搬出自带的炊具,去河边取水,加入明矾反复过滤了几遍,才架到火上煮起茶来。然后就坐在树下,跟画师一边聊着一边喝起了茶。
周遭不时有穿着粗陋衣服的平民扛着货物或牵着牛马从树旁经过,无不好奇地看着他们,却不敢靠得太近,只能一边瞥着一边绕过去。一时间,这棵不起眼的树旁边竟成了喧闹的港区中一片少见的净土。
朱泾不以为意,只看着画师的铅笔在纸上跃动着,近处低矮杂乱的集市和远处高大的城墙的轮廓逐渐显现出来。
爱·轮回 煌瑛
稍后,画师又换了一张纸,把画板转了个方向,描绘河北岸的一座城堡。又是寥寥几笔勾画出神韵后,再次换了个角度画起了自然风光。
最后,他掀开一张新纸,对朱泾笑道:“舰长,献丑了。”然后在纸上龙蛇飞舞了起来。
与之前的写生不同,他这次换了一种近年来流行的“鸟瞰”技法,不是直接描绘眼前看到的景色,而是对周边景物烂熟于胸后,想象自己身处高处俯瞰下去,将这幅想象的俯瞰风景画下来。先是东西向的埃布罗河跃然纸上,又是河南连绵弯曲的城墙和城内连片的红屋顶建筑,然后是城外的集市、河上的船,再然后是河北的农田和城堡……宏观景物布局结束后,又加上了“一点细节”,最终几如亲见的萨拉戈萨城俯瞰图便出现了!
朱泾看完全过程,目瞪口呆,击掌赞叹道:“唐秀才,你这一手简直神乎其神啊!我出五块钱,你这画能卖我吗?”
唐画师笑道:“粗陋之作而已,舰长若是喜欢,拿去既可。在下这种水平,在崂山不过是末流而已,有的师兄真的能看过几眼就画出如同亲见的景色来。那般高手随便一画,就能卖出上百元去,也就是我这般的‘画匠’,才为了薪水来了船上混口饭吃。”
朱泾摇头道:“那哪能一样?他们就是再能画,不过是把熟悉的景色复现一遍而已,唯有唐兄弟这般飘洋过海的,才能把真正的新奇带给世人啊。依我看,你的境界可比他们要高多了。”
唐画师拱了拱手:“舰长真是过奖了!”又挠头道:“今日不过是匆匆绘就,尚未雕琢,待回了船上,我转绘一张,上了颜色略加装裱,再送给舰长,如何?”
朱泾哈哈一笑:“那可真是有劳唐兄弟了!”
正在这时,外围的人群分来,刘见广等人回来了。
看到他们,朱泾走了过去,问道:“怎么样,见到国王了吗?”
刘见广汗流满面,一副辛苦的样子:“惭愧,在下没亲眼见到国王,不过好歹是把拜帖和礼物送过去了。其实当地人不兴投拜帖,但在下见了国王身边一位侍臣,送了些礼物,他表示可以安排我们三日后见国王。此外,乔瓦尼往城中一处大庙投了些供奉,我们可以去彼处借宿。”
情形还算好,朱泾点头道:“辛苦你们了。”
于是,当日,他们一行人就投宿进了城中的一处天主教尖顶大庙里。庙里的卫生要比当地的寻常客栈好一些,但仍不尽人意,夏人里里外外打扫了好一通,才捏着鼻子住了进去。
第二日,他们去城里逛了逛,无事。只是庙里那几个穿袍子的庙祝老是拿着经书试着给留守人员讲经,很是烦人。
第三日,朱泾照例去城中闲逛,然后……就遇见了怪事。
冷王盛宠:毒妃惑天下
“这,这是在干什么,人殉?”他目瞪口呆地看着前方的火堆,向身边的乔瓦尼问道。
他们前方不远处是一处旧城区,空地上架起了熊熊的火堆,一伙市民把一个披头散发的妇人绑在架子上,一个长胡子的老头正在架子前歇斯底里地喊着什么。
乔瓦尼一看就明白了,不过他自己也很震惊:“这是魔女审判?可是为什么,异端审判庭的人在哪?为什么任由民众胡来?”
“这都是些什么东西啊?”朱泾感觉莫名其妙的,正欲再次发问,后方就传来了骚乱声。
他回头一看,只见一行人正坐着马车向此处奔来,其中一人身穿灰黑色袍服,正站在马车上挥舞着双臂喊着什么。
朱泾认出了此人,奇怪地道:“这不是大庙里的张庙祝吗?他来干嘛?”
乔瓦尼严肃地道:“当然是来制止私刑了。”
—————
庶女生存宝典【修】 荆钗布裙
果然,不久后,马车抵达火堆旁,张庙祝带人紧急将那名妇人解救了下来。
不过周围的平民对此并没买账,围了过来,愤怒地叫喊着什么。几名随从将张庙祝护了起来,他站到高处,又对民人们说了几句什么番话,众人才骂骂咧咧地散去了。
我是咱總裁小對象
然后,张庙祝就命人将妇人抬到车上,又对朱泾等人招了招手打了招呼,便准备返回。
这时,乔瓦尼走到了张庙祝身边,问道:“约翰,为什么在萨拉戈萨会有私刑,异端审判庭的人呢?”
张庙祝摇了摇头,遗憾地说道:“乔瓦尼,你不知道吗?阿拉贡不喜欢罗马城,从许多年前就不准教宗派人来了,佩德罗国王更是这样,所以我们实在没有人手去教化民众,发生这样的事也是难免的。”
在天主教徒的收复失地运动中,罗马教廷建立了臭名昭著的异端裁判所,审判异教徒和渎神行为——虽说如此,但在遍地都是矮子的中世纪,异端裁判所实际上反倒是个高个儿。贵族们粗鲁无理,一向用自己的私法随意审判犯人;平民们愚昧无知,迷信无比,动辄将身边出现的瘟疫、天灾等事故归咎为“女巫”“魔鬼”,将活人当作邪祟烧死。相比之下,异端裁判所的教士们至少是读过书讲理的,反而要文明得多。甚至还有犯人被捉之后故意做出渎神行为,以求自己转移到异端裁判所去审判,以求得到更公正的处置。
早年间,阿拉贡国受到罗马教廷的支持,双方关系密切,但是当它羽翼丰满后,就不愿接受教廷的指手画脚,关系逐渐疏远。到了上任国王海梅和现任国王佩德罗的时代,由于阿拉贡和罗马在西西里主权上产生了严重冲突,两国关系更是降到了冰点。佩德罗严格限制境内的教士活动,一度被压制的民间迷信再度死灰复燃。
乔瓦尼听了张庙祝的解释,心里一咯噔。自己和华夏使团来阿拉贡,本质是走了圣殿骑士团的关系,而骑士团可是教廷一系的,要是阿拉贡和教廷闹僵了,那这层关系岂不反倒拖后腿了?
于是,他一边跟朱泾等人往回走,一边将这一系列来龙去脉解释给他听。
朱泾听完,眉头紧锁:“原本以为这罗马教廷像是衍圣公家,如今想想,却更像周天子。说话不太有用,却又有些用,因此反倒招诸侯不喜。要是这阿拉贡想自认蛮夷,那可就麻烦了。”
乔瓦尼露出惭愧神色,学着华夏礼仪抱拳道:“抱歉,是我疏忽了。”
朱泾摇摇头:“错不在你,是世道变化快。反正来也来了,就先去与这佩德罗三世……你们欧洲人的尊号也真乖,居然还带序号的。就先去与他一会,看看他是个怎么想法再说!”
他们并没有等太久,等到明日,便进入了萨拉戈萨城中南的宫廷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