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rn88精华玄幻小說 艾澤拉斯怒海爭鋒討論-第505章 忽悠鑒賞-0yzo3

艾澤拉斯怒海爭鋒
小說推薦艾澤拉斯怒海爭鋒
加冕庆典,明日进行。
最後之國
虽说罗文并没有接受邀请,但作为库国领袖,这种热闹的大场面,怎么能少了他出场。
不过在加冕庆典之前,罗文还有其他事情要做。
雷文德斯的函件送到了暗影界,相信暗影国度的永恒者们,都收到了自己的警告。
情报部门对阿尔迪莫男爵的审讯,所得消息,实在太少。
罗文不相信一个永恒者的下属,会如此轻易的背叛他的大帝,加入噬渊势力。
为此,罗文决定亲自出手进行审讯。
阿尔迪莫被关押在米奈希尔港的地牢,影刃在此修建了一座海水之下的地牢。
地牢中关押的都是实力不俗死刑犯,平时地牢根本无人看守,只有预警设置。
地牢中的死刑犯若想逃狱,警戒触动,海水倒灌,配合裂解破法铭文的使用,除非长了鰓,不然别想逃出来。
露希尔陪着罗文进入传送厅,辉光一闪,抵达地牢底层。
“听说守护者还抓了一头黑龙?”罗文问道。
露希尔点点头,她原本想将黑龙转送到库尔提拉斯,不过念及卡特拉娜好像认识这头傻乎乎的黑龙,就将它搁置在港口北侧的营地,由第一卫队的情报专员负责看守。
“情报汇总中不是写了么?不好好看汇报。”露希尔嗔怪罗文说道。
嘿?小妮子翅膀硬了,竟然敢顶自己的男人。
罗文本想在这乌漆麻黑的地方,上下其手,好好‘教训’露希尔一番,不过想到自己工作状态时的人设,只能一本正经的说道:“这些天脑力使用过度,看过忘了。”
無淵大地 路書壹閣
露希尔目光温柔,下意识的搀起罗文的胳膊。大小合适的柔软,贴在罗文身上。
“我这两天晚上没去找你,你没好好休息么?是不是吉安娜…?”露希尔脸唰的一下红了,说好的这段时间很累,谁也不能违反约定呢?
“咳咳,不是那事。单纯休息不好而已。”罗文急忙否定了露希尔心中想法,避免后宫起火。
露希尔搂着罗文的胳膊更紧了,一直到地牢二层尽头,二人才分开。
“在这里等我,有突发状况,直接启动溺水设置,你直接传送离开就行。”罗文嘱托露希尔说道。
露希尔乖巧点头,温柔提醒道:“你也注意安全。”
“我没事。”罗文拿出手中勋章,扫了一下咒文锁。
虚无的棱镜之门,吞没了罗文的身形,下一秒,罗文出现在宽敞潮湿的地牢中。
海底暗流冲击礁石的闷响,在大厅回响。
最强异能 漫天飞舞的雪花
罗文撩动火元素,点燃大厅内的魔法灯盏。
被卡德加束缚了心能和力量的阿尔迪莫,被死死的禁锢在原地,动弹不得。
“又来一个不识趣的小混蛋,你难道不知道,我不畏死亡?”阿尔迪莫有恃无恐。
身为一名温西尔人,阿尔迪莫就算是死在艾泽拉斯,灵魂也能通过死界之路,回归暗影国度。
尤其是现在暗影界的灵魂激流已经被典狱长掌控,阿尔迪莫男爵更加有恃无恐。
橫掃諸界
“哦?你不怕死?”
“死只是你们这些生者的枷锁,我们可是永恒者。”阿尔迪莫依稀看到了阴影中的罗文。
他的力量被封印,视线模糊,看不到罗文的脸。
重機槍 秋林
“可你有没有想过,若是在暗影界死去,你的灵魂将归于何处?”罗文走出阴影,冷冷的望着阿尔迪莫。
阿尔迪莫上下打量着罗文,他虽然力量被封禁,但通过罗文周围的气息波动,能清晰察觉到眼前所见之人,只是一个普通的凡人。
“凡人,不要以为你知晓一些暗影界的信息,就能从我这里套话!”
“不不不,我不需要从你这里套话。我只是想跟你聊聊,尤其是想跟你聊聊忠诚。”罗文决定先从可见的利益入手,让阿尔迪莫看到自身的价值。
阿尔迪莫狐疑的看着罗文,心说一个普通凡人,怎会有如此强大的气场。
这种不怒自威的气息,阿尔迪莫只在大帝的身上感受过。
不灭之旅(正式版)
“我说了,你只是一个普通凡人。你没资格。”
湖人總冠軍
罗文挑眉:“忘了自我介绍,我是罗文,下令抓你的人。”
“你就是那个该死的小鬼!你这卑鄙的杂毛,我诅咒你的灵魂,会在纳斯里亚堡,遭受永无止境的炼狱轮回。等你死后,我要亲手将你的罪碑,嵌入你的脊骨,将你变成心能奴隶,永无止境的压榨你的心能!”阿尔迪莫搜刮了心中所有辱骂词汇,诅咒罗文这个罪孽深重的凡人。
就这?罗文本想开启嘴炮技能,跟阿尔迪莫互喷,不过想到时间紧张,不能在他身上浪费过多时间。
下午还要动身前往洛丹伦王城,形成安排的很紧张。
“行了,行了,你的性命还在我手里。就算是我真的死了,灵魂更不会落到你手中。我之所以没杀你,是觉得你还有用。”罗文开门见山,没有跟阿尔迪莫继续废话。
“别痴心妄想,凡人,我什么都不会说!”阿尔迪莫咬牙切齿,一脸忠诚模样。
罗文耸耸肩,轻咳一声:“好吧,好吧,那我们就聊聊你为什么背叛德纳修斯大帝。同样作为永恒六神,德纳修斯大帝的地位,不比典狱长佐迪克要低吧。”
阿尔迪莫听到罗文说他背叛大帝,他的表情出现了微妙的变化。
“我说了,我什么都不会说,即便是死!”阿尔迪莫的声音,提高了两个分贝。
罗文皱起的眉头,很快舒展开来。
“一个温西尔人,为何对典狱长如此忠诚。我很怀疑,德纳修斯大帝,到底是不是一名合格的领袖。他的贵族宁愿忠诚于噬渊,都不愿意忠诚于他。”罗文又踩了德纳修斯一脚。
阿尔迪莫作为大帝最忠诚的奴仆,他最痛很有人污蔑大帝的意志。
“够了,凡人,杀了我。你有胆量就杀了我!”
“我说过,你还有价值,我只想问你,为何宁愿效忠佐迪克,都不愿意效忠德纳修斯。”罗文追问道。
阿尔迪莫咬牙道:“我只是个猎手,对我来说,忠诚只是枷锁。我只看重,自己能拿到的利益和报酬。”
“很好的想法,猎手阁下。说得对,忠诚一文不值,你要搞明白,合作的目的是为了什么。”罗文象征性的拍手鼓掌,继续引导阿尔迪莫说道。
“在雷文德斯,我猜你没拿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所以你才被动的去了噬渊。现如今,在噬渊你也没有拿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所以作为一个赏金猎人,阿尔迪莫男爵,你要考虑寻找新的合作伙伴了,不是么?”罗文的声音极具磁性,他一点点的试探着阿尔迪莫心中所想,并不断的抛出橄榄枝,将他带入到一个能拿到自己利益的怪圈。
这个圈子,与阿尔迪莫在雷文德斯郁郁不得志的情况,不谋而合。
的确,阿尔迪莫在雷文德斯,处处都遭受着雷纳索尔王子的打压。即便是他背叛发动内乱,大帝依然不站在他这一边。
德纳修斯大帝的宠爱,让阿尔迪莫心态爆炸。他迫切的想证明自己的价值,所以,他才甘心进入噬渊,与典狱长合作。
阿尔迪莫暗红色眼眸微微转动,沉声问道:“赏金是什么?”
“这就要问你了,阿尔迪莫阁下,你想要什么!”罗文收起脸上的笑容,郑重其事的说道。
阿尔迪莫獠牙微微移动,他轻叹一声:“告诉你,罗文。我一直不信凡人的力量。你的承诺,在我看来,只是空头支票。不过,在不影响我的意志之下,我愿意同你合作。但我只会给你提供一些,我认为可以告诉你的信息。”
“先别说我们合作之后的条件,我们的合作是双向的。别小看我们,说不定,我们能给予你想要的东西。”罗文不想破坏合作关系,他要充分压榨阿尔迪莫的价值,就要首先给予他一个值得信任的加码。
阿尔迪莫表情一愣,心中对罗文的想法,悄悄发生了一切改观。
天剑冥刀
这个普通的凡人既然能做领袖,确实有着相当高明的手段。
若是德纳修斯大帝有他一半的气度,或许雷文德斯,早就和平了。
甚至,大帝都能控制典狱长,以此掌控整个暗影界。
“我只想拿回那该死的尊重,得到我应得的东西。”
“你想要力量?”
阿尔迪莫瞳孔萎缩,凝视着眼前这可怕的凡人,没有否认。
“我会帮你的,猎手先生。不过,我们要谈谈,合作的意象了。我想知道噬渊的构造,你可以说你想说的,正如你刚刚说的那些条件。”罗文笑道。
阿尔迪莫都抽一口凉气:“你想反攻噬渊?”
“只是个想法而已,不用紧张。你只需要告诉我关于噬渊的信息就够了。这对你而言,并不难。”
阿尔迪莫微微颔首,答应了罗文。
汴京春深
告知罗文噬渊的信息,不会影响他效忠大帝,所以,合作可以进行。
“我会找人来给你解除双手的束缚,你在这里好好休息,但最好不要动歪心思。我可以容忍你,但其他人不行。你知道的,尊重和信任是相互的。我要尊重他们,正如我尊重你一样。”罗文撂下一句话,缓缓走出地牢。
猎手阿尔迪莫脊背发凉,他担心自己在于这个危险领袖合作的过程中,会将大帝的计划,暴露出去。
不过,等不到那个时候了,德纳修斯大帝一再忍让雷纳索尔,恐怕没等我的情报泄露计划,他的乖乖王子,就把大帝全卖了。
……
加冕典礼明天就要举行,达索汉在指挥要塞来回踱步牌徘徊,心中纠结不已。
两位老兄弟亚历山德罗斯、加文拉德战死,乌瑟尔大领主失踪,提里奥回到壁炉谷,诺大的白银之手骑士团,六位大领主,仅剩他一人。
各方压力,压迫的达索汉喘不过气来。
他在此之前,一直都是纯粹军人,政治方面的事物,基本都是乌瑟尔和提里奥在打理。
等待妳的回眸 李零
眼下白银之手骑士团的下层统帅,已经逐渐倒向王庭。
达索汉只剩两位可以信任的下属、达利安·莫格莱尼和玛克斯韦尔。
三天前,达利安外出,骑士团只剩玛克斯韦尔一人。
他们二人面临着王庭、军方和骑士团内部的多重压力,有点顶不住了。
尤其是明天的加冕庆典就要开始,若是民心倒向阿尔萨斯王子,达索汉为领袖的白银之手没有出席,那可就是叛国了。
达索汉驻足,望向背靠着长椅的玛克斯韦尔。
“你觉得,王子殿下会不会是真的转了性子,从黑暗的国度带回了力量,想要继续做一个好王子、好国王。”达索汉不切实际的想到,如果真的是这样,那白银之手骑士团一定会拥护王子殿下登基加冕。
玛克斯韦尔一脸茫然的看着大领主。
“大领主,我也幻想如此,但天在战争你我都是经历过的,有时候,做梦挺好的,但那不是真的。”
“噬渊大军就在王城之外,我们的选择也不多了。”达索汉打消心中幻想,渐渐冷静下来。
其实达索汉心里清楚,阿尔萨斯能将兽人战争时期战死的战士们带回来,就证明了库尔提拉斯人所说。
阿尔萨斯染指了死亡的力量。
一个比天灾军团动用的亡灵之力,还要可怕的力量,达索汉还怎么相信,王子会站在王国的立场考虑问题。
阿尔萨斯想做国王,一定没那么简单。
达索汉和玛克斯韦尔正在讨论,门外响起了雷诺的声音。
“大领主,法瑞亚将军来了。”雷诺汇报道。
听到雷诺的声音,达索汉和玛克斯韦尔止不住皱眉。
这个骑士团的搅屎棍,什么事都要插上一手。
雷诺谄媚的为法瑞亚推开门,法瑞亚目光清冷,向达索汉大领主,礼节性的敬礼。
“坐吧,法瑞亚队…将军。”达索汉急忙改口。
法瑞亚没有在意,坐在圆桌一角。
“加冕庆典的方阵,大领主想清楚,你们要在第几位了么?”法瑞亚隐晦的问道。
参加庆典,即意味着效忠。白银之手内部的矛盾声音,就此消失。
达索汉知道今天再也无法搪塞,必须做出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