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9ysm都市言情 港綜世界大梟雄笔趣-636 玩火自焚,陸明華(爲盟主‘醉牛’加更,求訂閱、求月票)讀書-bqmvy

港綜世界大梟雄
小說推薦港綜世界大梟雄
“你回答的速度真快。”马军侧头看他一眼,转身掏出香烟:“不过我的五分钟还没过。”
“呼……”马军把烟盒里的烟抽出,叼进一根到嘴里,一名警员“啪嗒”上前替他点燃香烟。
他深吸口气,吐出烟雾。
他的西装袖口撩起露出手臂,一大片蟠龙刺青显眼。
三名伙计拿着铁棍站在旁边。
这里警员一点都不像是差佬!
更像是悍匪!
这里!
便是马军手下的刑事科!
“既然五分钟没过…”只见马军用手弹弹烟蒂,弹下烟灰:“那就等我把这根烟抽完!”
两名警员把一件防弹衣套在陶成邦身上,剩下一名警员扬起铁棍,嗙,一棍砸中陶成邦胸口。
“呕!”陶成邦立即干呕出声,吐出一口淤血。
“嗙!”
“嗙!”
“嗙!”伙计们毫不留情,继续扬起铁棍痛揍目标,丝毫不把陶成邦的生死放在眼中。
盛世寵婚:帝少的心尖萌妻
因为陶成邦刚刚的态度没有辩驳,那就是认罪,而一旦认罪,那可是关乎“兄弟”性命的事情!
现在关sir还在ICU抢救,一大票扫毒组伙计送进医院,现场认定死亡的就有八个,剩下的伙计们呢?
能有几个站起来都难讲!
陶成邦参与这种行动需要可怜吗?
留他条狗命都是幸运!
当然,无论是马军还是陶成邦都不知庄sir有什么情报,能够直接断定陶成邦的罪行。
毕竟,陶成邦隐藏的位置很好,现场没有监控和视频能够认定陶成邦是一直躲在旁边,随时准备行动的悍匪同伙。
就算陶成邦有几次抢劫的案底,但也都是小打小闹,与劫警的事件无关。
他们当然不知道“庄sir”不是靠情报,不是靠直觉,而是靠记忆里的名字一下猜出陶成邦有问题!
要知道,陆明华选人也是经过慎重思考,不会选择很没骨气,挨不住审讯的人。
他也不知庄sir能够靠“猜”啊!
而陶成邦再有骨气,当庄sir点名他,他也无法辩驳,只能招供。
庶女王妃
干完这票赚的钱。
女朋友还回去等他结婚呢。
马军则把两批悍匪全部覆没的照片给陶成邦看了……
这时他丢掉手上的烟蒂,伸出脚,用皮鞋尖碾灭,抬起手道:“好了!”
养鬼为祸
“说说吧。”
王者之英雄聯盟 魔道弟子
“幕后指使是谁!”
陶成邦双手吊着,裂开嘴巴,牙齿布满血水:“劫匪带队老大叫曹楠,手下一伙都是内地人…”
“请我们的老板姓陆,这是我在开车时意外听到的对话,剩下的消息…真不是我能知道的了。”
陶成邦性格冷静,讲话有条不紊,依据充分。
这是他最明显的性格特征。
“陆?”
“是不是叫陆明华!”
这时庄世楷穿着西装,端着咖啡,抬眼看向陶成邦。
只见他很有风度的慢慢走进审讯室,询问的语气不温不火,问完还喝下口咖啡。
“庄sir!”
“庄sir!”
马军等人齐齐让开一步,出声打招呼。
庄世楷站在陶成邦面前,盯着陶成邦期待个答案。
“不知道。”
陶成邦不顾眼角溢血的伤口,努力睁开眼睛,老老实实看向庄sir:“庄爷,我该说都说了,你答应留我条命对不对?”
“走吧。”
庄世楷出声讲道。
马军在旁有些意外,立即上前一步:“庄sir,这么容易就放过他?”
“那怎样?”
危險首席:女人,妳被捕了 向晚晴
“做掉他报仇?”
庄世楷端着咖啡,侧头看向马军:“他还不够份量扛!”
也就说,在庄爷心里陶成邦一个小小马仔,连挨警队刀的资格都没有,更别谈什么报仇了。
对于这种小角色?
庄sir没有杀掉的欲望。
如果对方主动配合的话,放他一马不是不行。
“多谢庄爷,多谢庄爷。”两名伙计上前解开吊住陶成邦的铁锁,只见他立即趴倒在地,跪地向庄爷多谢求饶。
“滚吧。”庄sir轻轻一脚将他掀翻在地,陶成邦便真的顺势滚出审讯室,给审讯室地上留下一滩血迹。
嗯,他的滚不是比喻,是形容,真躺地上一圈圈的“滚”。
这和“竖着出去”有些差距,不过好歹保住性命,真活着出去。
两名伙计跟着出去给“陶成邦”办手续,而风暴天的总署内,除去自己人,倒不会有市民、市政、廉署的公务人员出现……
这场风暴注定会洗去很多痕迹、血腥、
带走很多人命。
“我就知道是他。”庄世楷五指攥紧咖啡杯,把喝空的咖啡纸杯攥成一团,随手抛进旁边的垃圾桶。
“庄sir,陆明华是保安局的人,我们怎么做?”马军站在旁边,攥紧拳头,手臂肌肉鼓起,心里也憋着口气。
庄世楷扯扯衣领,肃声下令:“先调收集证据,调查个清楚。”
“yes,sir。”马军轻轻点头。
他知道庄sir的“调查”只是铺垫。
一击必杀!
才是主要目的!
庄sir做事的风格就像是狼,闻风而动,群起而攻,把对方撕成碎片。
现在则是默默徘徊,观察猎物,等待机会。
庄sir是头狼。
警务队里的一干庄系警官、华人警员则是群狼!
“盯死他!”
“别让他跑了!”
庄世楷侧头看一眼马军,然后盛气凌人,大步流星,走出审讯室内。
“是!”
“长官!”
马军肃声应命。
……
“竟然真是你。”庄世楷回到办公室里,翘起二郎腿,坐在椅子上,手指轻轻敲着椅子扶手。
他的表情不喜不怒,很难看出有什么心情,眼神倒多少有些波动。
那是惋惜的神色。
说实话,全港范围里很难有人够胆子和庄sir作对,倒不是庄sir没仇人,相反,他的仇人很多,而且个个都不是小角色。可那又怎样?
他的支持更多!更能打!
只要人多钱多位置高。
谁怕有仇家啊?
混江湖没点仇家。
又怎么出来行?
除非逼急对方,否则很少仇人敢跳出来,王安淇便是给逼急的人。
黑白相交 凜羽
更少人敢拱火!
陆明华是少数有资格的几位。
“这次你跳出来搞事情又给我捉到尾巴。”庄世楷叹出口气:“你要没了。”
作为庄世楷警队生涯少数碰到的几个有力对手之一。
且是唯一活到现在还有实力的对手。
庄sir内心其实很尊重陆明华的手段,可惜这场风暴让很多人都变得急躁,也许真以为是个机会?
“叮!”庄sir甩开一个打火机,看着火苗笑道:“拱火?”
“玩火自焚!”
对于对手最大的尊重!
便是有机会就打死他!彻底打死!
当晚。
中环。
某座三十层的高级公寓。
陆明华拿着一瓶人马XO走到酒桌前,用起子拧开瓶盖,啪嗒,把酒放在大理石桌面。
杨锦荣用手接过酒瓶,拿出两个威士忌杯,抬起酒瓶斟满酒。
两人坐在两张高档沙发旁,几米外便是纵览维港夜景、繁华海湾的大落地窗。
精致的公寓,精致的玻璃,精致的生活…
陆明华穿着白色衬衫,领口微微打开,俯身坐于沙发上。
他伸手接过杨锦荣递来的酒杯,轻轻喝下一口,把玩着酒杯问道:“我妻子女儿都安全送走没?”
杨锦荣手上端着酒杯,轻轻颔首:“送走了。”
戀上霸道上司 風撼扉
“虽然外面风雨很大,但是陆启昌亲自带队,开私人游艇、先过海到澳门,等风暴结束直接飞伦敦。”
陆明华翘起二郎腿,咽下一口酒:“我在伦敦的财产和别墅…应该够他们过一辈子了。”
“阿琴没发现吧?”
杨锦荣双手交替拿着酒杯,思量片刻,莞尔笑道:“只是没说。”
“呵呵。”陆明华轻笑两声:“陆启昌是我表弟,他带队我放心。”
杨锦荣又道:“陆sir,你是保安局官员,庄世楷就算是DCP,动你的风险也很大。”
“鬼佬说不定会撑你。”
“兄弟们也可以拿枪挺你!”
呼呼呼,玻璃窗外,风云大作。
维港夜景一幅大厦将倾的模样,仿佛世界末日,公寓里的气氛也十分低沉,就像交代后事。
“鬼佬?”陆明华再咽下口酒,抬起跟手指摇摇道:“我还靠他们?”
“靠他们只能死的更快!”
“你信不信,庄世楷连保安局长都敢杀,何况是我?”
“你们几十把枪也不够用的。”陆明华一口干掉剩下的酒,把酒杯推向桌面:“我还有最后一张护身符。”
杨锦荣给陆明华再倒下酒问道:“什么?”
“叮叮叮。”电话响起。
陆明华端着酒杯走到吧台前,用手拾起电话笑道:“不好意思,杨科长。”
“太晚打扰您了。”
杨建华站在办公室里,扯着电话线道:“没关系,我也刚开完会,听见有位陆sir找我,我便知道是你。”
陆明华可是红色名单“榜上有名”的人,杨科长抽得出一个电话的时间。
这时陆明华打着哈哈笑道道:“最近有些事情想向您沟通下。”
“喔?”杨科长面露意外,旋即有些明悟,点点头道:“约个地方见面?”
“明天上午十点,赤柱湾餐厅吧。”陆明华答道。
内地!
这才是陆明华最后一张护身符。
“好。”杨科长答道。